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春空妄语)员工跳楼责任不在富士康  

2010-05-28 00:03:04|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这个题目也许会被许多人痛骂,所以本人事先声明真实的观点:员工跳楼责任不在富士康,但也不在于员工本身。

 

    在此之前,本人只是关注有关富士康员工跳楼的消息,希望最后能看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但在今晚,看过《凤凰卫士》的《社会能见度》的报道以后,心潮澎湃到不能自持,所以深夜坐到电脑前写下一点自己的看法。

 

    我从一个农民成为一个吃上财政饭的事业单位员工之间的这段时间里,还做过两年的纺纱工人,所以对于底层工人的心态还是比较了解的。那时我高考落榜,无处可去,就去离我们家二十里外的小镇的纺纱里工作。纱厂是轧花厂新拓展的,原来有一批轧花厂里的正式职工,我们这批人被称为“合同工”。合同期为五年,先交两千元的押金。那年我十九岁,在同进厂那批人里年龄算是大的。他们大都十六七岁,初中毕业就进去了。纺纱厂里女的多为挡车工,男的就是机修工,人数比例大约三比一。男工相比较女工来讲,工作算是轻松的,不要在八小时里马不停蹄地看着机器。长白班就是定期检修机器,一天多少台都是固定的。跟班的男工就是开工前给每个机器加油,有坏车就修一下,没有就没事。如果坏得厉害,一个人干不了,还可以交给长白班的机修工来做。

 

    我做过长白班,也跟过三班倒,所以每一个工种都熟悉得很。活也干得不错,八个月时间就成为车间里水平最高的机修工——平车队的一号,也是平车队的队长。虽然技术是最高的,但工资却是正式员工的一半。第一年每个月一百六十块钱,到我做上平车队长的时候,拿合同工里最高的工资二百三十块钱。而当时水平最差的正式员工也在四百多。同工不同酬的不平等待遇使我的心里很不平衡,一直闷闷不乐。于是我找其他车间的朋友,希望大家联合起来跟厂里对一次话,以提高自己的待遇,实在不行,还可以罢·工来实现要求。可是没有人响应。他们都说除了被开除,什么作用也不起。我们从小接受的就是奴化的教育,连争取合理权利的心思都不存在了。工会其实只是一个摆设,他们也都是正式工,当然也不会有人帮我们说话。我们已经无权谈论公平了。

 

    除了工资待遇低以外,生活也乏味无聊得很。工厂里也不是没有活动,五一时也还有篮球比赛,卡拉OK比赛之类的。可是除了比赛,篮球场上根本就没有人去,舞厅里也只是一时热闹。下班时,大家大都还是关在各自的宿舍里洗洗衣服或者睡大觉。小镇上的设施也还齐备,可是出去转不过半小时就回来,有种无以依靠的感觉。这里没有自己的家,住在宿舍里摆脱不了无根飘浮的感觉。好在我离家不远,住没过一个月就天天骑着破自行车回家。即便在家里什么也不做,也有一种很充实的感觉。

 

    扯了这么多我自己还没有说到富士康上,也许很多读者已经不耐烦了,其实我已经说完了富士康里这些员工的心理感受。

 

    在深圳这样一个发达的城市里,员工的月工资底薪竟然只有八百块,想要挣得多就必需没完没了的加班。有人为他们争取自己的权利吗?没有。今天还看到丰田中国公司罢#工的新闻,有网友评论说,在国企里,有人敢吗?在事业单位里,做的下场会是什么?这不得不再次提到工会。现在的工会,不说大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前面已经提到过了,所以不想再生气。如果工资高一点,如果不需要那么长时间的去加班,他们会没有时间去放松自己的身心吗?

 

    尽管他们已经很努力了,可是他们依然没有归属感。他们出来寻找自己的理想,想找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可是一纸户籍书把他们和这一片身处的天空无形隔离开。天高的房价和低廉的工资形成强烈的反差。纵然找到心仪的朋友依然免不了回乡的命运。我比他们幸运,离工厂只有十里地。可是他们离家远隔千里,到哪里去找归属感呢?

 

    为了加班多挣点钱,或者换一个比较好的工种,再或者仅仅想让上司对自己好一点,很多人都去给上一级的人员送礼,这种风气在中国何时形成的?都是谁带起来的?那些没有送过礼,又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的心里会平衡吗?长时间如此,不出精神问题正常吗?

 

    我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够清楚的了。即便富士康是一个血汗工厂,也只有在我们这个神奇的国度里才会出现这样的血汗工厂,这也怪不得郭老板。

 

    我想,如果我不说出这些话来,你永远也无法从政府、富士康或传媒中找到这些答案。

 

 

                                       春空于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深夜

  评论这张
 
阅读(107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