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春言空语)聊天室里的两个女孩  

2010-01-28 23:51:2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前的时候,网络聊天室正在流行,各大网站里都有许多聊天室。那时我在工作之余还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大的刻绘店。别着二代砖块的摩托罗拉,跨着野马摩托,在我们这个还比较闭塞的小乡镇里,也算得上人五人六了。后来隔壁开了家网吧,我便从那里扯出一根网线连接到我工作室里的电脑上。

 

其实我聊天的最初目标只是为了练打字。第一次进聊天室应该是新浪上叫“我是单身”的空间。里面有很多人,各种颜色的字体在屏幕上如同春天的潮水不断涌动着,跳跃得让人有些眼花缭乱。我身处聊天室中,就象被丢在陌生城市里一个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处的孩子,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显得有些惶恐和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跟人聊起。不过那时我的名字起得还不错,叫“始觉春空”。有点文学常识的人就会看出是来自欧阳修《采桑子》里的一句词“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没过多久就有人主动找我搭讪。

 

第一个跟我说话的就是SJ。SJ是她的真名,这当然是她后来告诉我的。她的网名也相当特别,所以我也跟她寒暄起来。她说你好,我也跟着她说你好。又接着道:“你是第一个跟我说话的人,我想我应该适当给你点奖励。握手、拥抱、亲吻你愿意选哪一个呢?”她说:“那我也给你点奖赏,你可以自己选择是我用斧头劈你呢,还是用硝酸水泼你?”我说:“唷喝!看不出来,小丫头片子还挺恶毒的。”她嘻嘻一笑,不再理我。其实她已经不是小丫头片子了,那时她二十七岁。(这当然也是后来才知道的。)那时我只知道她在聊天室里很活跃,带着一群小丫头片子在聊天室里叽叽喳喳的像一群不知道疲倦的小鸟。很多人都喜欢用特殊的字符作为文字的后缀,一长串一长串的,显得快乐而活泼。我那时刚学五笔,打字速度跟笨重的蜗牛有得一比,而她则能同时应付四五个人。我半天挤不出一句话来,所以也插不上嘴,只好看她们聊。她问我为什么不说话,我没好意思说我打字速度慢,只是说:“我排不上队啊。”她又嘻嘻一笑,说那你不用排队了,我就单跟你一个人聊吧。我当然很高兴。

 

从此,我们一发不可收。从公共聊天室聊到私密发言区,从私密发言区又发展到电话里。那时候视频还没有普及,一般人都没有。我们从单纯的语言游戏聊到各自的生活环境,工作场所。甚至中午吃什么也成为短信的内容。那年冬天,我在单位里最高兴的事就是吃完午饭,坐在太阳能照到的避风走廊下,听着录音机里播放的《单身情歌》跟她发短信聊天。下了班,躺在床上做的也是这事。有时候聊着聊着就睡着了,凌晨四五点的时候,忽然听到手机在被窝里叽叽乱叫。我那时月工资五百多块,光电话费就得用去三百。其实这还没算她打给我的多于我的两倍的时间。她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能够体谅我的艰辛,我每次用固定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她总是要我挂上,她再打回来。我觉得,我们两个其实都很着迷于对方了。有一次,我控制不住地说:“如果我有一百万的话,我一定立刻就娶你。”她说:“为什么非得一百万,又不是娶模特。能让我有一个温暖的能遮风挡雨的家就行了。”为此,她还在电话那头哭了个稀里哗啦。

 

于是我很后悔自己说过的话。可是,当我下定决心关掉生意,再准备辞职去找她的时候,她却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她有男朋友了。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准备跟男朋友一起出去。我向她道了祝福,挂了电话。二十三岁的我,在那个落叶飘零的秋天第一次体会到了失恋的滋味。

 

从此我不再去聊天室。聊天室从单纯的文字拼打发展到了语音时代,又从语音时代民展到了视频时代。再后来又逐渐消失。现在的新浪网里已经找不到“聊天”这个标题了。

五年后,我偶尔会心血来潮地到榕树下去发点类似白开水一样直白的诗文来。入口处有几个聊天室的名字。一天,不知道脑子里的哪根弦被触动了,明知不会找到往日的情形却还是神差鬼使地进了“文学爱好者”。我依旧还是原来的名字,在那里,我邂逅到了十八岁的小麻雀。那时她正在为高考没考到理想的大学而烦恼,不知道该去读大学,还是去高四重新再来。也许那时她心里也有一种“始觉春空”的感觉吧,于是问我该何去何从。我安慰她说,“其实你比我幸运,至少你还考上了大学,我连考都没考上,那不是天天得痛苦死啊?”她听了我的安慰心情大好,准备去上大学。放假没事的时候就常常找我聊天。我得承认,她纯真的语言也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快乐,同时也让我常常回忆起十多年前我的那段十八岁的时光。

 

小麻雀其实是我对她的私下称呼。我们有时候聊着聊着忽然就不说话了。于是她就问我为什么不说话,我也问她你为什么不说话。说完后,我想起《围城》里唐晓芙跟方鸿渐之间类似的情形。唐晓芙讲她老家的槐树上住着一群麻雀,有时候会忽然安静,没有一只出声。我讲给她听,她便从此喊我老麻雀,我当然就顺理成章地喊她小麻雀喽。

 

我当然也很喜欢小麻雀。但我年龄大了,也许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吧,对她的情感更多的应该是兄长对小妹的关爱之情。所以我既没有给她打电话,也没跟她视频过,一直都是这样用文字在交流着。她给我的印象就是十八岁的蒋小涵的样子。但有段时间小麻雀也许不这样想,她说:“老哥,你别结婚行吗?”我说为什么。她说:“你等着我。”我笑她太傻太天真。(那时候还没有“艳照门”事件,所以大家不要笑。)嘴里虽然这样说,但有时心底里也生出“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的感叹。但也许年龄终究不是最主要的问题,而两个相隔天涯海角的人,走到一起又是何其的困难呢?后来,我终于还是跟现实里的姑娘结了婚。虽然我没有告诉她,但那时候也许小麻雀也有了自己的男朋友,总之我们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直到消失在彼此的视线里。

 

小麻雀在我的人生中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我告诉她说我想写本小说,她便鼓励我,做我第一个读者,帮我修改,并且拿给别人看。如果没有她的鼓励,也许我那四大本的素材就永远只能成为素材。我说,也许你会没兴趣坚持看完的,她则说她一定会看完。后来,她逐渐消失的时候,我的小说还只写了三分之一。大半年后,我已经忘记了我说过的和她说过的话。可是,有一天,我忽然又收到她的来信,信上说:“本想看完的,可是你并没有写完。”她还记得当初自己的承诺,这让我非常感动。可是我却回信给她说我几乎就要将她忘记了。不知道看到这样的回信,她会有何感想。其实我又何尝会忘掉,只是没有想罢了。吹去时光落下的浮尘,一切依旧还是那样新鲜和清晰。

 

每当过年的时候,在展望未来的同时,也难免会想起过去的一些人和事。于是我就想起了聊天室里的这两个女孩和跟她们发生的故事,便信手写了下来。以此来纪念我那两段虚无飘渺的情感和已经消逝的聊天室。当然,很多人在聊天室里也许同样发生过或浪漫或深情的故事,如果能勾起你们对聊天室的回忆,也算是抛砖引玉吧。

 

                                                 春空于2010年元月29日深夜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