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春言空语)我的历史老师  

2010-01-19 16:14:1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0年我上高中,我们的历史老师刚从南师大毕业。他个子不高,留着小泉纯一郎一样的狮子头。(当然,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小泉是哪路神仙。)眼睛有些斜视,睁的却挺大,仿佛抬一抬眼皮眼珠子都能掉下似的。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节课没上完,总会讲得两嘴角起沫。不过,他的课上得的确好,我对历史更加感兴趣都得归功于他。

大学刚毕业,又是二十出头的年龄,本应该是激情四射、风华正茂的时候,但他表现得却有点颓废,常有生不逢时的慨叹。他在我们面前常夸耀自己的智商,说自己如果生在高干家庭,怎么也得当个部级高官之类的。我那时只知道为他感到惋惜。但如果要是放到现在,我准会对他讲,做官跟智商有什么关系?谁有高干的老子不能爬到高枝上去。后来我们知道,他说这话其实也是有隐情的。他本该留在南师大,因为前一年组织学生到北京去,所以他连同他的同学都被发配回原藉。并且档案里还标有“不得重用”几个字。

于是他时常讲起他和他的同学在北京的那段时光,讲一些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以及祖国前途命运之类的话题。这些东西都是我初次接触,所以很感兴趣,在我人生观形成的时候也起到很大的作用,可以说影响我至今。每次讲完,他还都会注解一下,说:“大家也不要把我看得多么伟大,多么崇高,我不过是端端茶,倒倒水,做一些后勤服务工作而已。”可我们都对他敬佩得很。知道他在才能之下,还有一颗勇敢的爱国之心。

因为他为人随和,我们常跟他开些无伤大雅的话。但有时也未免过火。记得我们上高二时的西方愚人节那天,我们班竟然有个同学骗他说学校门口有个大美女在找他。于是他乐滋滋、屁颠颠地跑到大门口,可对门卫盘问了半天也没有问出有谁找他。气得他怒发冲冠地跑回来找那个同学算帐。虽然他出了气,但从此,美女找他一事,成为我们时常背后取笑他的典故之一。

他教了我三年,从高一一直到我高中毕业。毕业的时候,我们几个同在文科的要好朋友还请他合了影。也许是刚毕业又教了三年的缘故,他对我们的印象都很深。十四年后,当他再碰到我时,竟然还认得我这个曾经很不起眼,现在也没混出什么名堂的学生。

那年我们单位五十年大庆,他已经在我们县的一所重点中学做了副校长,那天陪同正校长前来参加我们单位的大庆。酒足饭饱之后,他碰到我,居然还叫得出我的名字,春风得意之感溢于言表。于是我有点受宠若惊,热烈地跟他攀谈起来。我恭维他说:“没想您现在已经当上副校长了,您还这么年轻,前途无量啊。”他哈哈大笑,谦虚道:“不行喽,老了!哪还能有什么前途呢?”我说:“您还没到四十岁呢,怎么能言老。以您的才华,搁人家靠选举的外国早做参议员了。”他点点头,“这倒是没准呢。至少得是个州参议员吧?呵呵,开玩笑。”说到这,我又记起他关于祖国前途命运的话来,说:“当年跟您干同样事情的人很多跑到了国外,现在还在摇旗呐喊呢。”他摆一摆手说:“那些人都是些神经病,年轻时天真幼稚,激动一下也就罢了,四十多了还那么激进不是吃饱的撑的嘛?安心好好带着老婆孩子过日子不算了嘛。”他的话让我一愣,情感一下子转寰不过来,聊天兴致从此大打折扣。

又勉强跟他说了会闲话,他要起身告辞,走向停在不远处的黑色小骄车。我当然又热烈地为他送行,并且说:“等你做正校长时我联系同学去给你道贺。”他却转身正色小声说:“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们校长在车上呢。”没想到拍马屁也拍不到地方,弄得我尴尬极了。呆呆地站着好一会,目送他们的小车远去。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