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43B  

2008-11-01 01:36:09|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星期一,若虚到校一进办公室,看到一个男学生躺在地上,一身泥土,双手捂着肚子,面露痛苦之色。吴泽富看在他旁边,若虚以为是老吴在惩罚他,也许踹了肚子。金主任这时也来了,搬过一张椅子来坐在旁边问他怎么了。老吴则一脸愤怒地说:“你能问出一句话吗?这孩子就会装死。”金主任又问:“是不是跟别的学生打架了?”这话是问老吴的,可是老吴并没有回答。这时,那孩子仍在地上作痛苦状,把陆续来办公室的老师们都吓一跳。姚焕美是女人,所以心细些,看问不出什么头绪,弯下腰摸他的肚子,说肚子上有个大疙瘩,也许是跑急了,激出来的。金主任又让老吴看看到底怎么了?老吴道:“我可不碰他,我现在没碰他一下就这样了,那一碰就是我的事了。”没办法,金主任从椅子上站起来,也去摸了学生的肚子一下,不确定地说好象有吧。又问那孩子家里有没有电话号码,叫他家人来接他。那孩子闭着嘴,还是一句话也不说。老吴说已经叫学生叫他家长了。姚焕美说:“这样老是在地上躺着也不是事,要不你送他去医院吧?焕禄打电话给医院,叫个医生来也行。真出了问题就不好了。”金主任说我去跟校长汇报一下。若虚怕他凉,把自己的坐垫拿过来垫在他身下。仍觉得不妥,又忍着脏,把他抱到办公桌上,把垫布折了放在他头下。这时,牛校长过来了,照例问怎么回事?正问着呢,学生的母亲来了。同来的还有一个妇女,跟学生的母亲长得很像,看起来好象是他姨。看到躺在桌子上两只腿不断伸曲的孩子,学生的母亲面露心痛之色,一脸凝重地把孩子扶起来,搀他到外面的三轮车上。孩子的姨母则在出门时嘀咕着:“孩子病了,怎么也不知道送医院?真是。”帮着把他在三轮车上安顿好。办公室里的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小眼转了几圈,没人说话。牛校长也没发表评论,只对老师说点名的时间到了,就出去了。

他们走后,吴泽富才说怎么回事。他早来去教室的时候还好好的,一说检查他的作业他就说肚子痛。本来是让两个学生架过来坐在椅子上的,他自己倒在地上捂着肚子不起来了。大家都叹气说碰到这样的学生真不好办。世光道:“行了,人家孩子也不容易。为了躲避查作业,装了那么长时间,并且还装得那么逼真,这其实比被罚抄作业还难受,也更费劲。”大家都笑。

老余跟老吴开玩笑道:“老吴,可见你平时多厉害。你一检查作业就吓成这样,可见你平时被上级压制得心灵都扭曲了,影响得学生的心理也跟着变形了。”大家又笑,但除了老王有资格跟老吴开玩笑,其他人并不敢开,所以大家并没接老余的玩笑,都去点名。老吴一边向外走,一边说老余:“你这个熊东西,就会说风凉话。好了伤疤忘了疼!”老余则嘿嘿直笑。

第一节课还没上完的时候,孩子又被家长带回来,说是没什么事。老吴向家长说明情况,让孩子的母亲把孩子带回家做作业,做好了作业再回来。可是孩子的母亲并没有按他的话去做,只把孩子拉到一旁,密密耳语了一阵,自个独自走了。学生又回到教室,吴泽富不敢撵他,只好让他坐着。可是又心有不甘,如果这孩子不做作业,其他学生也不好管。所以放学前又交待他说,晚上回家抓紧把休息日的作业补好,要不然明天把他交给牛校长。

牛校长的威力比他还大,学生一听说要把他交给牛校长,干脆明天不来了。老吴又着了慌,忙向牛校长汇报,牛校长又安排他让学生去通知他家长。家长又来了,说早上出了门来上学的,学生也证明说来到学校又走的。老吴又什么事也做不了,跟着家长找学生。牛校长让金主任也一并跟了去。可是一直都没找到,中午连饭也没吃好。下午就要放学的时候,学生自己又跑回来了,一头一脸的血。老吴惊得大叫,问他跑哪去了?学生说哪里也没去。老吴又吼,“哪里也没去怎么不见你?找你一天了你知不知道?”“知道。”学生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哪儿也没去,就在学校的墙头外面的麦棵里呢。”老吴气得抬手想打他,看他一脸的血,又把手缩回去。继续问:“你脸上怎么弄的血?”“不知道。”“你这孩子憨了,自己脸上有血都不知道?”其他老师听了也笑,金主任过来问他:“你姓什么知道不?”“知道,姓王。”大家又笑,金主任说:“还行,知道自己姓王,证明你还没憨实心。”老吴无奈地摇头,嘴里说:“这孩子,你说怎么弄?”墙外边有吴才俊的地,他说:“墙那边都是拉拉秧,他怕是爬墙头刮的吧?”老吴又问他:“你爬墙头了吗?书包呢?”“孩子又木然地回答道:“爬了。我书包放墙外面的墙洞里了。”老吴以手抚头,表示自己真的是没什么办法了。牛校长也来了,问明情况以后,对金主任和老吴说:“你们两人把他送回家吧。要不就不要他上了,要不就跟他家长签下协定,以后再碰到这样的事,学校概不负责。这孩子,简直就是定时炸弹,学校哪有那么多精力天天找他去。”两人得令后,立刻送他回家,牛校长又补充道,“先把他脸上的血给他擦干净。”老余对他父亲说,校长不让他上了,以后不要让他再到学校来了。第二天,孩子的父亲又把他送来,老吴又让他领了回去。孩子的父亲没办法,只得从墙洞里掏了他的书包,把他带回家去。

有了这样的先例,金主任也偷偷把若虚的班的倪春花赶走了。倒让若虚紧张了半天,问了学生,学生说金老师老是说她成绩这么孬,还上什么的。她就说自己不上了。若虚又找金主任去求证,问他知不知道倪春花的事。金主任也不避讳,说:“她也老是不做作业。我说你作业不做,还上什么,回家吧?她还真听话,自己知趣不来了。嘿嘿。”若虚不好说什么,这事也就这样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