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38C  

2008-10-01 23:32:49|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避开李晓娟,杨若虚第二天上学又特意去得很晚。入门第一眼就在二百多人中找到了徐静柳,徐静柳也不由看了他一眼,虽然仅仅是不到一秒的时间,可若虚却感觉那双眼睛像是印在自己心里,一直存在着。想这二百多双眼睛只一人看他,说明“心有灵犀”这回事还是存在的。其实看他的还有李晓娟。他没有用眼睛再去搜索别人,只走到最后坐下了。

课间的时候,李晓娟又跑过来,问他为什么不跟她一起坐。若虚装傻道:“二百多人,哪能一下看清你坐哪里。”李晓娟道:“我还是座我们昨天坐的位子,我怕别人坐去,还特意用书本给你占了位子呢。没有书本你怎么听的课呀?”若虚笑着道谢,这时才想起昨天走的时候把自己的课本也交给李晓娟看管。所以,又跟李晓娟一起坐到原来的位子上。若虚很无奈,想摆脱的却怎么也甩不掉,想亲近的却“坐来虽近远如天”。徐静柳除了在若虚进教室的时候不自觉地跟他对了一眼,可是从此,一直到放学也不曾拿眼瞟过他。

若虚本来想在放学时再“无意”跟徐静柳走在一起,打过招呼,然后一起吃饭。可现在拖着累赘,出教室的时候,徐静柳已经走出老远了,似乎还有故意躲避他的意思,脚步也比平时快许多。若虚也加快脚步,紧跟在她身后。出了校门,徐静柳碰到一位熟人——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帅气小伙子,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向左拐了。那个阳光男孩让若虚自感被衬成了大叔级的人物,而且自己形容猥琐,灰头土脸,像是一件过时的旧衣服。可这时也顾不了那么多,跟李晓娟说声自己有点事,让她等一下,就急忙追了上去。

到徐静柳跟前叫她名字的时候,杨若虚又气矮了半截,现在自己成了前时叫住徐静柳的小瘪三,真是时光轮转,物是人非。徐静柳不失礼貌地对那个男孩说:“不好意思,你先走吧,我有点事。”于是那男孩子点头告别,若虚也松了一口气。可徐静柳却只低了头站在那里,并不说话。若虚只好嚅嗫道:“前几天的事,是我不好,我给你道歉。”

徐静柳不冷不淡地回答道:“你有什么不好?其实你并没有错,也不需要道歉。”

“那你的意思是可以原谅我喽?”若虚总以为,如果他跟徐静柳之间的气氛能够转回到原来的状态,那什么事都会变得轻松起来。

可徐静柳却说:“我为什么要原谅你?杨若虚!你不觉得可笑吗?我说了,你根本就没有错,也不需要我的原谅。我也没有资格生你的什么气。”

若虚见她语气不对,小心道:“希望你别老像躲避瘟疫一样的躲着我,你放心,我也不会像只苍蝇一样的总盯着你。”

徐静柳淡然笑道:“我躲你了吗?我为什么要躲你呢?”

“那为什么总不来上课?”

“我已经说过了,学校很忙,我走不开。”

“那星期六和星期天也很忙吗?为什么也不来呢?”徐静柳又低下头,不说话。若虚觉得点破了她的心思,又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嘛,不要让别人影响到你的快乐。同样,也不要因为别人而耽误了自己该做的事。”

徐静柳忽然抬头大笑,说:“拜托,你不要老是这么自信好不好?我累了,想在家休息行不行?杨老师,你管得有些宽了,我还用不着你来教训!”她本以为杨若虚会低三下四地求她,她也可以就此解脱。趁机告诉他好女孩多的是,他可以找一个比自己更好的人。可杨若虚总是这样居高临下的说话,这样的语言和语气,只能越发的使她愤怒和讨厌。

若虚见又一次触怒了她,心里有些懊悔自己的造次,再次道歉道:“我并没想教训你。我只是想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希望我们能像从前一样友好相处。至少,见面时能互相打个招呼。”

徐静柳冷笑,说:“我们之间有关系吗?别自以为是了。你见过打破的镜子还可以再完好无损地复原吗?”——省悟自己的比喻不太恰当,又补充道,“当然,我们之间也不存在这样的镜子关系。至于说打招呼,你想打你就打,那是你的权利和自由。”

若虚听到镜子的比喻,心里有些温暖,可是听到最后一句,又觉得她太绝情,说:“为什么你不能心平气和地讲几话呢?我对你并没有恶意,我只是希望你好。”

徐静柳又冷笑,“你当然可以心平气喽。身边总少不了美女,没有新鲜感了还可以再换一下,怎么会不心平气和呢?如果你想对我好,那就离我远一点,别跟我说话。”

若虚本来想回她刚才她身边不是也有小白脸吗,可是这句话没敢说出口,只解释道:“我说过了,那只是普通同事。她老跟着我,我总不能赶她一边去吧?”

徐静柳道:“那是你的事,你用不着解释,我也不想听。我也说过,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对,你说过了。我也知道不可能。我也能安慰自己,你找了别人,也许会比跟我在一起更好。我只是不希望你总这样冷冰冰的。”这其实是承认自己喜欢她了,若虚自感这话太深入,也许会伤及自己的内心,但还是顺着她的意思说出来。也许,她会被自己的语言感动。

但徐静柳却并不这么理解,她觉得杨若虚关键时刻总是这样强硬,丝毫没有低头的意思。可是自己也身心俱疲,不愿再跟他打口仗,怫然道:“那你跟我说这么多话有什么用?从今以后,你阳关道,我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请让开,我还有事,得走了。”

杨若虚并没有伸手拦她,任她转头而去。可是心里却觉得话还没有说完,心里面除了疲乏就是懊恼,一个人怏怏回来。

李晓娟见杨若虚丢下她去追另一个女孩,心里面一直酸溜溜的,好不容易等他们谈完了话,迎面问若虚道:“那是你女朋友吗?”

若虚一扬头,说:“哪跟哪?上次补习时认识的,我们之间有些误会,随便解释了一下。”

“怎么解释了那么长时间?误会消除了吗?”

若虚看了她一眼,故作轻松道:“没事了。”

“她是哪儿的人?你们怎样认识的?为什么会跟她有误会?”李晓娟不厌其烦地追问。

若虚道:“以后再跟你说罢,咱们先吃饭去。”其实这时候他根本没有心思讲这些东西,心里面牛反刍似的只来回倒着刚才跟徐静柳之间的谈话。

李晓娟的好奇心显然没有得到满足,见他不愿说,也不再勉强,骨朵着嘴跟他一起去吃饭。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