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春言空语)尘奸40B(原名:樊笼)  

2008-10-16 22:53:33|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虚忐忑地坐在教室里,等来的除了李晓娟以外,再来是金焕禄主任。若虚好奇地出门来,金主任笑嘻嘻地告诉他自己也来报名,让若虚帮着参谋一下。若虚正想去教育局看看徐静柳来了没有,于是跟他一起出了校门。教育局跟进修学校对门,仅一路之隔。进了教育局的大门,就可以看到很多招考的学校正拉着条幅做着广告排列在教育局大楼的门前。金主任精明地说若虚报考的学校管理太严,不如报考其他学校。领了表,进大楼底层入口的时候,忽然碰到徐静柳从里面走出来。

若虚的心嗵地一跳,一时手足无措。徐静柳似乎也没有碰到杨若虚的心理准备,脸微微一红,看了杨若虚一眼,脚步没停地走过去。若虚见她神情兀傲,一下没了主意,犹豫着看她从身边走过去。再回头,金焕禄只顾着自己填表的事,已经进入里面去了。若虚鼓起勇气,追徐静柳过来。

徐静柳虽然没有回头,可心里也全在若虚身上,知道也许他会追上来。她也很踌躇,不知道该对他讲些什么。若虚在大门口追上徐静柳,一句话没说,徐静柳也停下来,看着他。若虚原来在心里酝酿的话在心里盘旋着,却怎么也飞不到嘴上来。现在知道茶壶里倒饺子是什么意思了。其实他什么也不用说,徐静柳全明白,可是还是想听听他心里的话。见他半天嚅嗫着什么也不说,先灰了心,打破沉默平静地说:“我已经报了脱产的成人高校了。”

若虚惊奇地睁大了眼,“什么?”似乎没听清,也许是不愿立刻相信。“你工作也不要了吗?”若虚知道,报脱产比函授还容易考。因为成人函授高校多半是有工作为混文凭而考的,脱产则是有背景又考不上普通大学的人为混文凭而考的。有工作的人绝大多数不会放弃已有的工作而把自己放到一个没有保障的未来里去。

徐静柳苦笑了一下,说:“还不一定能考上呢。我想脱离这环境,也只有这样的机会。不是你以前鼓励我尽早考的嘛?”
若虚这时候无话可说,如果劝她放弃脱产高校学习,也许真的是让她郁于这破烂的环境一辈子。去上了,也许还真有转机的机会,自己也一度动过这样的念头。再说,志愿已经填过了,已经没有更改的可能了。可是,就让她真的这么去了吗?

徐静柳看透了他的心思,抚慰他道:“你不会想我一辈子都只在那样的地方吧。”

“我们俩就这样算完了吗?”

徐静柳的眼光里忽然透出一丝哀怨,这眼光看得若虚直心疼。“其实,我们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你身边的那个女孩不是很好嘛,自己好好珍惜吧。”

这句话等于判了若虚的死刑,可是他心有不甘,说:“我跟她真的没有什么。”

“你对她有没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对你有什么。能找个喜欢自己的人不是很好嘛。”

若虚苦笑,摇摇头:“你真会开玩笑,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她对我有什么?你不要让她成为我们之间的障碍,正如我不想成为你的障碍。让自己的心自由一些,不要顾虑太多行不行。”

徐静柳有些激动了,头一昂道:“你觉得说这些还有用吗?我有我想要的生活,而这种生活是你所给不了的,这样说行不行。”

若虚又无话可说了,既然这样他还能再说什么呢。徐静柳的话好象鞭子一样抽在自己的心上,让它顿时血流如注。强忍着内心的伤痛,斩截道:“好,那么我祝福你。”艰难地说完这几个字,若虚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这酸的感觉似乎牵扯着两只眼睛的泪腺,让它们流出泪来。若虚强力抑制着眼泪的喷涌,严令泪腺关闭它的大门,连让眼睛湿润的机会不也给。可是眼泪堵回去,却咽到心里,只感觉心更加痛,干干的,烈烈的,仿佛没放醋的辣椒,这痛压制得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

有时候祝福的话可以使人高兴,心里感到温馨,但在特别的时刻也同样会让人肝肠寸断,心碎欲裂。徐静柳也给若虚的祝福击打得几乎无力站立,可是她是小女孩,没有若虚的定力,止不住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那么,我也祝福——”这话并没有说完,因为眼泪已经流出来了。她仓皇地逃走了。

若虚生平最看不起那些对女生死皮赖脸,死缠烂打又可怜兮兮的男性,可是这一刻,二十多年建立起来的男人的自尊瞬间土崩瓦解,像被定向起爆的大厦轰然倒塌。这时候只想追上去,乞求她留下来,一切自尊都可以抛到九霄云外。总感觉这事还没有结束,无限的留恋还在心里,这留恋又拉又拽地拖着他前去追赶。最终拖去的是若虚的灵魂,掏空的是他的心,身体却一直站立在那里。

上次学习的时候,两个人还有说有笑,是何等的亲密,现在已经形如陌路了。那个阳光明媚的中午,若虚已经想好了要说的情话:可以先从美好的春光谈起,再谈两人在一起的快乐,要这美好的时光永远进行下去,一切事情都可以水到渠成。如果不是那个小瘪三的出现,也许那时候就可以牵她的手,甚至拥她入怀了。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等若虚转身进入到教育局大楼里的时候,金焕禄已经采集好信息,填好了表准备最后的审查。他问若虚干什么去了,若虚撒谎说去厕所了。幸好脸色的难看和僵硬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