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37B  

2008-09-16 21:40:21|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静柳想见杨若虚,以为他会追求自己,可并不知道自己多爱他。今天见他与一个女孩有说有笑全然不理会她,心里只剩下怨恨,这怨恨在她心里翻腾,让她听不下课,折磨得她一分钟也不想呆下去。正向前走着,忽然听到耳边“哎”了一声,吓了一跳,转头看到杨若虚追上来。

“这么早就回去嘛?不听课了?”若虚见她回头,赶过来问道。

徐静柳看着他,淡然道:“怎么,不允许吗?”

“呵,什么话,我只是有些奇怪。”

“你的好奇心太强了,这不是你能管到的事。安心听你的课吧,我的事与你无干。”

若虚被她堵得很难受,看着她,说不出话。

徐静柳又接着道:“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要走了。”

她越是冷漠,若虚越觉得她是因为自己身边的女孩而生气,嚅嗫道:“跟我在一起的女孩是我的同事,今天碰巧遇到。”

徐静柳依然不依不饶,淡然地笑道:“这个跟我有关系吗?为什么要跟我解释这个?”

若虚又说不出话来,又看着她停住了。

徐静柳跟他对视了一会,忽然低下头,轻轻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她本来以为杨若虚会追问为什么不可能,也许还会苦苦地乞求她。

可是若虚这个笨蛋并没有恋爱的经验,不知道她说这话的意思,刚才对视的时候,看出她眼里的温柔,险地说出“我喜欢你”,但听到徐静柳的话,仿佛刚出洞的蛇被惊吓了一下,要显露的内心又攸地收缩回去。心里只一阵地羞愧,自己还没有表白就给人家拒绝了,真丢人!这感觉好比光天化日之下当街被人忽然扯去亚当遮羞的树叶,难堪而又措手不及,只本能地护住最隐私的地方。本来酝酿在心里的情话也跟着陡转直下,赶得上自由落体的石头的速度,又好比训练有素的士兵,听到隐蔽的命令,一瞬间全都不见了。于是故作洒脱地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你?”

“你就喜欢我。”徐静柳这时也直率得天真。

若虚一方面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另一方面怕自己太唐突,以后做朋友的机会也没有了,所以抵赖道:“你这样可爱的人,谁会不喜欢呢?不错,我是很喜欢你,可是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喜欢。”

徐静柳的脸刷得红了,从脸一直红到脖子根,若虚的话无疑像是给了她一个大巴掌,自己的感情施错了地方,不仅浪费了自己的感情,还会被人耻笑自作多情。可是仍然执拗地坚持说:“你就是喜欢!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你说的那些话就是喜欢的意思!”

她越坚持,若虚越掩饰,说:“你也许会错了意。譬如我的讲的‘缘分’,两个彼此不认识的人,认识了,这是一种缘份;从认识到成为好朋友,这又是一种缘份;从好朋友再到恋人,直到结婚,这还是一种缘份。缘份其实也是分层面的。”

徐静柳已经恼羞成怒了,恼的是若虚这个大男人竟然不敢承认自己的感情,羞的是自己话说得太早,太主观,失去理智地嚷道:“你不过是给自己找一个心理平衡罢了,自大狂!你是不是还会觉得是我喜欢你啊?”

若虚看到传达室的老头正好奇地伸头看他们,惶急得解释道:“不是,不是!我只是不想破坏我们之间——哦——美好的情谊罢了。希望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友好。”

“你已经破坏了我们之间的情谊,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是朋友!”徐静柳说完话后,拂袖而去了。可是心里仍然希望杨若虚能追上来,告诉自己他说了谎,恳请自己原谅他。可是这时的若虚却如坠云雾之中,脑子里浑浑噩噩不知所以然。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让他弄得这么糟,本来只是想讨她的好,想保持跟她友好的关系,可是现在的结局却是这样。怔怔地看着她上了过来的公共汽车,心里除了懊恼还是懊恼。

若虚失魂落魄的原地站了半天,感觉徐静柳还会回来,确定了她不会再回来时,才转回身子。可是已有七分魂魄跟着徐静柳去了,坐到座位上全然听不到老师讲些什么。李晓娟小声问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他竟然没听到,直到她推了他一把才愕然转过头。

放学后,李晓娟说要感谢若虚,非得要请他吃饭不可。问他一般都在哪吃饭,他随便地回答说,到处乱跑,没有固定的地点。可是到了大门口,若虚忽然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李晓娟说听他的。其实若虚指的还是机关食堂,也许去惯了,也许那里还有他熟悉的徐静柳的气息,所以不由自主地还是选择了那里。其实他自己一点胃口也没有。李晓娟倒是很高兴,说到那吃饭可以省自己的钱,又夸路两旁绿化得很漂亮。路两边的树上已长齐了叶子,投下浓密的影子。原来花坛里的虞美人也已经盛开得格外娇艳了,你挨着我,我挤着你,好不热闹。风过处,刺眼的红色点头含笑,似乎很高兴再次遇到以前的熟人。若虚不明白,如此赏心悦目的花儿为什么闻起来却是臭哄哄的,有点像爱情,想像中的爱情如此令人心驰神往,让人心醉神迷,但失败的爱情被品尝到嘴里却是万分的苦涩,让人的心支离破碎。不由想起一首叫做《鬼迷心窍》的歌,“春风再美也比上你的脸,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于是又想起徐静柳如沐春风的笑脸,直想得心里痛得没了力气。

李晓娟看出杨若虚的心不在焉,问他怎么了。若虚强打精神回答道:“好好的,为什么这样问?”“不是,从你课间回来后就这样了,心有他骛的样子。是不是不舒服啊?”“没有,也许是有点感冒。”李晓娟看着他,感觉杨若虚怪怪的。“我没有防碍到你吧?”也许女人的第六感真的很灵敏,她真的防碍到了杨若虚,可是她并没有错。若虚笑笑,说:“防碍我什么?这不是好好的嘛?”李晓娟不再追问,只无奈地摇头。

李晓娟并不知道机关食堂打饭的程序,当她坚持着要掏钱的时候,若虚已经把饭票买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