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36C  

2008-08-05 00:04:52|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办开完反思会后,对于若虚和倪志高来讲,期中考试的事情还并没有结束,牛校长还要在校期中考试的表彰大会上向他们的伤口撒把盐。牛校长先是对为学校积分的绝大多数老师给予口头上的肯定和表扬。表扬完了以后,话锋一转,提到杨若虚他们三个人,又提高了他的声调道:“咱们学校还有三科没能给学校积分,如果这三科也能积分的话我们学校就能从第七名跃居第五名。”又坚定了语气把话说回来道,“正是由于这三科没有积分,才导致我们的名次没上去!”若虚又有些坐不住了,拿眼看他们两个,倪志高正在摆弄手指,吴泽富正在闭目养神。牛校长来到西倪小学后狠抓会议之风,所以以前的那些种种游离于会议之外的事情全都杜绝了。现在开会教师们都老老实实地坐着,不过班主任要按要求把领导的发言记到班主任手册上去。若虚以前听到前主任倪继升发言就头疼,现在简直得了开会恐惧症,一听说招集开会就开始头疼。可是偏没有倪志高的功力,可以神游于校长的语言之外。牛校长的每一句话都像激光致导一样准确无误地从他的耳鼓直穿到心脏,使他的血脉喷张。可是还得忍受着,心里非常痛苦。牛校长没有心里感应,当然,他也不会与若虚心有灵犀,所以又继续他的发言。

“之所以没有积分,还是我们的教学力度不够。所谓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看看我们积分的老师都是受到过表扬的,他们的辛劳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以后我们还要多用时间,努力把成绩再提高一个台阶。虽然绝大多数老师都积了分,但我们的积分都是三等奖分,一等奖甚至二等奖也一个没拿到,这更要求我们再接再厉。有要找这借口那借口,家里忙拉,你以哪个为主?年纪大拉,你还没有退休,怎么能说老呢?我们学校这个问题很突出,因为年龄偏大的老师很多。如果大家都以年龄大为借口,那我们西倪小学的工作还做不做?你看看来我们学校监考的那个学校,有一位女老师都五十四了,马上就要退休了,人家考得什么成绩?全乡第三名!据说她接这个班的时候,学生们憨得连纸条子都不会传。”若虚险得脱口而出:“现在知道传纸条子了。”牛校长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环视了一下办公室,又咽了口吐沫接着道:“如果没有奉献的精神,没有吃得苦中苦的精神,她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吗?所以以后,我们要不仅仅只满足于按课表上课,现在的音体美等课,分给哪个老师的,还要继续用下去。”

从教学又转到校风道:“咱们学校现在还有许多问题,比如自行车摆放问题,现在还不知道把自行车放到办公室后的老师我看有些不正常。还有点名的时候,让一些教师向前靠靠,就是挪不动步。你不要把自己的无知展现给学生看好不好?还有最后一节课,没有课的老师总是提前走。今后放学后一律推迟十钟再离开办公室,不要老是跟学生抢道。”会议是下午办公时间开的,牛校长罗里罗嗦的说了近一个小时,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二十分钟了,他还没有结束的意思。连金主任都显得不耐烦了,停下本来疾走如飞的笔,等他结束。

也许是吐沫星子嘣得太多,牛校长终于停下来。但似乎还有话没讲,老师们只等他“散会”俩字,都眼巴巴地看着他的嘴。略作思考以后,说:“对了。你们三个开反思会的老师写个反思材料,明天报交上来。”吴泽富到了该泛阳的时候,牛校长刚说完,他就干脆利落地在下面说:“我不写。”牛校长很意外,也有些激动。若虚看老吴抵制,自己也有点狗仗人势的意思,马上表态道:“我也不写。”这时候倪志高同时也起了反应,高声道:“还有我!”牛校长毕竟是走过江湖的人,知道吴泽富一个人就不好对付,更何况现在三个人团结一致呢。于是转圜道:“写反思并不就是写检讨的意思,其实就是写一下教学总结,我想还是有好处的。今天时间不早了,大家先回家,明天我再找你们三人。”于是大家一哄而散。

第二天一早,倪志高跟杨若虚两人又坚定了信心,表示宁可下岗也不写反思。倪志高爱把人的社会关系比喻成爱斯基摩人用来拉爬犁的狗的关系,今天又忍不住大发一通论述。说校长是领狗,教师们都是力狗,领狗的绳子比较长,但不须出太多力。而力狗的绳子则短,所以只能出力。力狗的费力其实跟它们的思想有关系,他们总是想跑到领狗的位置,但绳子太短,使得他们总不能跟领狗看齐,可一路上力气却出了不少。自己跟若虚都是那种出力却不讨好的力狗。牛校长给我们制定了很多制度,但他自己却可以不遵守。

若虚笑道:“你不是向来很服从,却也从来也不遵守吗?”

“我是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你看看我们学校这些老师,校长还没放一个屁,忙得都不知东南西北了。平时一个个牢骚满口,可是校长要让干什么,跑得比谁都快。”

两人正聊着,世光凑过来,开口就说:“你们两人真是亏,特别是若虚,真是好人。”两人都看他,并没有答话,他又接着道:“做好人是要有实力的。你看看你世光哥我,我也没让学生抄,也没排位,不也考得很好。说明我有实力。”还怕自己的话没有说服力度,瞥见墙角倪副校长叫来批作业的学生道:“你们几个学生说说,让你们考试抄的老师是不是好老师?”几个学生老实地回答说:“不是好老师。”“你们对这样的老师看法好不好?”“不好。”“你们离开学校后还理不理不他们?”“不理。”“对!对于这样的老师要坚决不理!”“你们说我让你们抄了吗?”学生不是他自己的,当然不会知道他有没有让学生抄袭。一个学生机械地顺上面的问题回答道:“没有。”可是另外两个学生却说:“要了。”世光头一伸,又问:“要了吗?”这时三个学生异口同声回答说:“要了。”世光这时才认出这几个学生正是跟他的学生插在一起考试的,不好意思地笑了。其实世光在考前真的跑到教室里对学生说:“监考老师是我好朋友,你们尽管抄。但不能大声说话,让人家看到我们班纪律不好。”若虚跟倪志高两人齐声叫他滚,世光嘿嘿笑了两人,闪一边去了。

牛校长没再找他们三个,所以反思他们也没有写。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