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36A  

2008-07-29 23:34:36|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爬山或是出门春游都只能是工作生活中的调味品,轻松过后,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都还要面对更为现实的问题——期中考试。以前都说:分分,学生的命根。但在现在,其实说是教师的命根才更合适些。教师对于考试的紧张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学生,一到考试就是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的时候。

本学期的期中考试定在第十二周的周五,还有二个星期的时间。考试前还是照例的业务检查,本学期在牛校长的指引和金主任强有力的工作下,教师们的业务做得都还不错。项目齐全,不缺不漏。大家都很得意,说这次不要熬夜补备课了,还是严格一点好,追得紧你就跑得快。还说人的潜能都是逼出来的。倪志高给大家作了一个很精当的比喻,说农村中有两类娘们,一类是饭后涮碗的,另一类是饭前涮的。同样是在吃饭时能用上干净的碗,但二者却大不相同。前类人的碗始终都是干净的,但后一类人的碗则长时间都是脏的。虽然劳动量相同,但工作的时间不一样,后者毫无疑问地都会被评为懒娘们。还有洗衣服。一类人脱下衣服就洗,而另一类人则是没衣服可换的时候才去洗衣服。教师也一样,看一个教师是不是利落的人,就要看他是课前备课还是课后备课备。大家都夸他说得有理,把世光都比下去。世光不服,提出要是有练习课看学生做试卷了怎么样备,如果不备,到时候课时不够怎么办?倪志高讲,你真的很笨,我说的课前备或是课后备又不是说真的备课,你也没那么多时间。应付检查的东西,你按课时的提前量抄就行了,跟备课有什么关系呢?世光没有话说。

可是老黄牛只顾低头走路,计算的永远是自己走过了多少路程,而坐在车上的领导者看到的总是前方的路,所以老黄牛所走的路永远也不可能赶上领导的目光。老师们以为做得很好了,金主任却在例会上就说:“咱们的备课都很好,项目很齐全,课时也都不缺,但是我看别的学校人家的教后记都用红笔或其他颜色的笔做了勾画,这样既美观又醒目。但我们都是用黑笔写的,这样不够醒目。要是领导检查的时候看不到怎么办?我们也用红笔进行勾画,打个框或加个着重号都行。最好在备课当中也这样做。”

他的话一完,办公室老师们的目光交织得如密室里的红外防盗网,吴泽富道:“看不到是领导的责任,不在于我们。”大家都说是。

牛校长打断大家道:“圈画起来不是更完美吗?大家都照着金主任的话去做。现在是非常时期,大家务必要精诚团结,要有集体荣誉感。希望大家多为期中考试献计献策,使我们学校多积一些分,多前进一个名次。上级领导也对此作出了重要的指示:布置的工作不能以任何借口拒绝,要无条件地服从,这样才能保持上下贯通。如果工作中带着情绪,只会伤人伤已。我们教师要有脸面,要有尊严,要让上级赏识,让同事尊重,让学生爱戴。你谋求职位的时候是为自己谋求的,不是为领导。现在我们学校出现了一种非常不好的现象,有些同志工作不努力,却整天说着风凉话。”讲到这时候,牛校长的语调又高起来,“我们对有工作干劲的教师要坚决的鼓励。但也请那些别有用心的教师束住自己的口,不该讲的话不要讲,不该挑唆的事端更不要挑唆。还有一种不好的现象那就是跟学生太随便。以后要坚决杜绝跟学生开玩笑的现象,不要在学生面前说不该说的话。”

老吴很生气,可是又不能发作,因为牛校长的话是对着大家说的。所以憋了一肚子的闷气,像是吃得太撑,只想打嗝以消肚子的鼓涨。虽然牛校长没有提名,但大家都觉得他的话里有自己,所以也都很不满,但并没有人站出来反驳他。

做完了精神的训导,牛校长又对期中考试的复习工作作出指示。要求音体美教师的课一律给语数让路,哪位老师需要,都要无条件地给予支持。金主任在一旁献策道:“我看还是分下去的好,这样责任比较明确。”牛校长点头,说这事交给他去办。又要求教师每天早晨要早到,看着学生自习。课间时间,学生除了上厕所,不要让学生在校园里乱跑,一则安全有保障,二来也可以多看一会书。

下周的星期一,点完名以后,牛校长又做了一番训导。先是表扬了倪辉、姚焕美、倪继升、吴运等同志工作努力,每天七点钟就到校辅导学生了,中午也来得很早。当然还有金主任,只是牛校长认为没有表扬的必要。表扬完毕,语气又严肃强硬起来,“咱们还有一些老师没有行动起来,跟没睡醒似的。包括自然、社会科目,学生们都弄懂了吗?念会了吗?别到时候临上轿扎耳眼子都来不及。”牛校长的谆谆教诲让许多教师都心潮澎湃,激动万分。尤其是倪志高,立刻对若虚道:“不懂得教学规律的人还谈教育,更可笑的是还来管理教育。这是不对孩子的摧残吗?以前官员的红领子都是民血换来的,我看现在校长的顶戴也是用学生的健康换来的。不如像高中和初中的学生那样,连早晚自习都安排上,那样不是更好?”若虚连连劝他息怒,劝他自尊心不必那么强,不要太仁慈,更不能对学生有侧隐之心,那只会让你更痛苦。倪志高叹了口气。

回到办公到,赵世光不识时务地说:“我那天也来早了,校长怎么没表扬我?不公平啊!”他的话立刻遭到群起攻之。吴泽富和老余都把嘴撇得老远。倪志高则借机发泄,说他是教育心理的不健康者,恶性竞争的参与者和良性教育的变节者。赵世光马上道:“大家都看着了啊,倪志高又在说风凉话了,他打击我积极性。”大家都笑。倪辉道:“你倪志高清高,到时候考不好,照样得难看。”倪志高本来想说你加了时间也未必就能都好,到时候会陪了夫人又折兵。可是那边有人说牛校长过来了,大家都禁口不再说话。

例会上牛校长宣布了本学期奖惩办法,以激励教师努力前进。内容是把教师平时的表现加以考核并量化积分,学校每学期将拿出一千五百块钱作为考核奖励,当然考试成绩占的比重要最大。考到一二三名才有奖。吴泽富问一分多少钱。牛校长说:“那得看大家得分的情况而定。”大家都希望有个明确的说法,最好把分值定下来,这样大家也都明白些。若虚觉得牛校长制定的政策简直不可理喻,他看上去很精明,骨子里却并不比倪校长高明——不,简直是更愚蠢。倪校长蠢得坦白而可爱,可是牛校长却愚蠢得露骨而恶劣。忍不住脱口而出道:“这是典型的反比例关系,得分越少,分数就越值钱。”他的话像是一枚重磅炸弹投在办公室里,大家恍然大悟,哄笑起来。倪志高道:“若虚,你太聪明了。总量一定的情况下,除数越小,商就越大——典型的反比例关系。不让你教数学简直是太浪费人才了。”若虚道:“你也可以把它理解成逻辑问题,其实也可以算在文科里。”他们俩在这一唱一和,其他教师也都议论纷纷,大意都是说从此不干活反倒能领到更多的钱。牛校长的脸有点挂不住,制止大家道:“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大家都不要笑。到时候谁给学校丢脸我就要他丢脸。我不管你平时教书怎么样,我要的是结果。”听到他的话,大家都默不作声了。其实这时候不发言最好,可老余还是不知好歹地问:“那考评的事怎么办?”牛校长不耐烦地说:“到时候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好好把你的成绩搞上去,到时候积不了分要罚款。”这个会议就这样无趣地散了。

可是大家显然觉得受到了侮辱,等牛校长离开大办室后,大都嘟嘟囔囔地发表着自己的不满。倪辉道:“他说几虎就几虎,还让不让人活了。”吴泽富也愤愤道:“他这样搞,西倪小学只会更差。”世光则在一边偷笑,对若虚道:“你怎么这么高呢?真是一语中的。”胆小的吴运则说:“牛校长都生气了,你们还是少说点吧。”老余则不管不顾地拍桌子道:“这简直是把我们教师不当人看,我们也有人格,学校又不是他一个人的,大家都有说话的份。”倪志高接着道:“你还要人格。我们西倪小学的教师都不是人,所以要用非人的手段来管理。”倪会计则说了一番很哲理的话:“校长的目标定得也太高了,进步就得奖。桃子得挂在头顶,蹦一蹦能沾得着,猴子才有心情去够。要是拿杆子都打不着,那猴子连蹦也不蹦了。”大家多数都极赞成倪会计的话,说我们这样的基础就是累死也拿不到前三名啊。倪志高道:“还提什么基础,人家牛校长说了,他要的是第三层,好好去盖第三层吧。”世光受到倪志高的启发,也道:“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好猫,考到好成绩就是好老师。校长要的只是葫芦,那大家就得给校长结出大葫芦来。都别说了,赶紧干活去。有这发牢骚的空,不如去想点办法。”一听办法,倪继升就来气,可是他坐那里什么都没说。但是大家都七嘴八舌地替他攻击世光,说他就会充好人,出的尽是些馊主意,添的也尽是倒忙。赵世光知道大家指的是什么事,咧开嘴笑道:“纯属失误!纯属失误!”吴才俊最幽默,对世光道:“齐齐的嘴头还想吃那磨盘食,那是鸡啄的,不是驴吃的,你就省省心吧!”他的话让每个人都笑起来,因为他也不可能把取得前三名的奖金,当然也是长着齐齐的嘴头的那东西喽。

尽管大家批判赵世光,但还是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起来。金主任又找若虚给学生调位,若虚对他说坐位他早就排好了,语文就这样了,如果他认为不合适可以自己再调。于是金主任只得自己把学生的坐位重新进行了调配。又谈起倪春花的事,金焕禄道:“一班我跟倪辉说好了,考试的时候最差的学生到场外去考,二班的倪春花,咱们也把她赶出去。”若虚道:“这不好吧。她也有考试的权利。”金主任道:“你怎么老是这么心慈手软?成绩不好,还不来补课,这样的学生就该辇走。在班里只能当赘世包。“若虚道:”要辇你辇,你现在是主任,权利比我大,也有法律效应。“”这该你班主任干的事,这样的学生你要她有什么用?就跟我们学校的某些老师一样,不能对学校做贡献,反倒起反作用。“若虚不解他为什么会联系到老师,感觉他的话里也包括着自己,很不痛快,像是吃了老鼠一样堵得厉害,回他道:”说学生,怎么扯到老师身上去了?“转身拂袖而去,留下金主任一人不尴不尬地站在教室的外面。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