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33A(原名:樊笼)  

2008-06-07 23:48:10|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一回到进修学校的时候,补习的科目已经换成了数学。在教室里坐了半天,若虚的心里大起恐慌。中等代数的理论听起来如同天书,竟然连最基本的公式、定理也忘得一干二净。师范毕业这么多年来,若虚从没想过它们,它们也自觉疏远,走得悄无声息,师范时的学生生活也遥远得晃如隔事。师范三年,两位数学老师的样子倒还有印象,只是回忆他们讲课的情形却如同看无声电影,神情、手势都还算清晰,只是没有声音。听着教室里应和老师问题的学生,心里更是发急,如同茫茫森林里只听得到人的声响却怎么也找不到。偶尔有个蠢才问一两个关于公式的最简单的概念性的问题,数学老师就对他说:“这个你都不知道,那你也别考了。”而这个问题也恰恰是若虚也没有明白的,心里只有暗暗叫苦,却毫无办法。所以,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以防被人耻笑。听着听着,心里就厌了,脑子不知道跑向何处。忽然,看到前天的那两个女孩子就坐在第一排。

放学的时候,若虚忙从座位里站起来,希望在门口跟徐静柳碰个照面。看到他,徐静柳嫣然一笑,两人并肩一起去吃饭。

食堂里的人特别多,打饭的队伍一直排到门口。若虚让徐静柳在一旁等着,由他一个排队就成了,可她还是坚持要排在他的后面。于是两人边向前挪动着脚步边聊着天。静柳道:“我以为自己很高了,怎么排在队伍里成了矮子?”若虚转头对她笑,说:“在女孩子里你算得上是高个了,女孩子身材苗条看起来本来也显得高。不过,你现在是站在男人的队伍里,要是专设女性队伍,或许你的满足感就又回来了。”徐静柳听了也笑,说他说得对。“我身高一米六五,穿上高跟鞋也许就赶上你了。”若虚道:“那你得穿三重高跟鞋。呵呵。”徐静柳抬手在自己的头上作势比了一下,说:“吹牛!”若虚道:“不信算了,跟你比身高也不是我找自信的支撑点。”虽然说的都是闲话,可在若虚的心里,每句话都非常有意思,自己陶醉在这闲话中,其乐无穷。

轮到他站在窗口前时,他向后伸了手,徐静柳会意,把饭票递给了他。然后她去窗台拿两人的筷子,接了若虚递过来的托盘。大厅里全是吃饭的人,两人好不容易才找了空位坐下来。

若虚问:“昨天语文课上了什么内容?”

徐静柳道:“昨天我没来,你也没有来吗?”

若虚笑道:“这么巧,我昨天也没有来。”

“太累了,讲了一个星期的课,又要连续听十天课,身体也许会吃不消。所以我偷了个懒,昨天在家休息了。”

“那是你刚毕业,所学的知识都还记得,其实不用老师来补习你也该能过关的。不像我这样的人,毕业许多年,不下苦功是不行的。”

徐静柳笑着摇摇头,说:“你也知道的,我们师范都是怎样上的。现在想来真是后悔,所有的文化课都如同儿戏。如果当时认真学了,现在也用不着那么为难了。”

“数学课还听得懂吗?我看你上课挺认真的。”

“你来是为了看人吗?上课不专心听课,在背后偷看人家,到时候让你考不上。”为了减轻语气的严肃性,正色说完,又冲若虚调皮地笑着。

若虚道:“你坐最前面,全教室的人都会看到你。如果后面有人考不上的话,那全是你的罪过。你尽可放心,我眼睛不会把你吃进去。我在考师范的时候就练就一身眼观鼻,鼻观心的好本领,要不然就不会考上师范了。只是我眼睛得向前看,它们没有过滤的功能,如果可以的话,它们会把你屏蔽在一边的。”

徐静柳本来想说有人考不上怎么会跟自己有关系,一转念又觉得这话题谈论得有些敏感,于是叉开话题道:“你星期天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也没有来上课?”

“处理了一点小问题——有点让人伤心的小问题。”

徐静柳睁大了眼看着他,说:“不知道你这样的人还会有什么伤心的问题,你现在不是挺高兴的嘛,丝毫没有不开心的样子呀!”

“把不开心老写在脸上的人,肯定都是城府不深的。”

“我就是你说的那种城府不深的人,喜欢把喜怒哀乐写在脸上。难道不表现在脸上,说给别人听城府就深了?”

若虚道:“男人跟女人不一样,女人可以把喜怒哀乐写在脸上,这是纯真的表现。放在男人身上就不一样了,那是不成熟和弱小的表现。至于说不说出来,那要看说的态度。成熟的男人就是在叙说自己痛苦的时候,也会有一种从容和镇定。那是由痛苦历练出来的一种坚韧和毅力。”

“呵呵,瞧你说的。怎么什么到你这都成优点了。你该不会告诉我你被别的女孩子甩了吧?”

“大错特错也。男从最大的痛苦永远也不会是失恋,那都是没用的男人干的事。再说,你看还能有什么样的女孩可以甩我吗?”

“又吹牛!你怎么就不能被女孩子甩?我看你是自大狂,还有自恋癖。”

“呵呵,前天还说我谦和,怎么今天又变成自大狂、自恋癖了?”

“前天那是还没有认清你,你伪装得好。今天你狐狸的尾巴露出来了,而且不仅自大,还狡猾狡猾的。”说完又看了若虚笑,她喜欢跟他玩这种语言游戏。

若虚也高兴,两个人说话随便,只能表示两个人很谈得来,或者是关系很近。两个陌生人见面,只会是生疏得客气,就像他们俩前天的表现。于是若虚就不说话,也看着她笑。

徐静柳见他不开口,又问他:“什么伤心事啊?说出来,我看你是怎样从容的。”

“我刻绘社倒闭了。撤乡并镇把我的生意搞得一踏糊涂,所以只好关门了。”

“你还做生意呢?做生意跟教书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做生意当然要自由得多,不用受领导约束,想做就做,不想做就可以回绝——当然有生意上门,一般是不会回绝的——可以自己做主。在学校就不一样,愿不愿意都得干。其实什么都不容易,做生意也挺辛苦的。”

“看来你对自由的渴望非常强烈。不过,你不觉得做生意会更不自由吗?做教师至少可以有很多休息日,如果真的全职做生意,一年里你会给自己多少放假的时间呢?”

“那得看挣钱的多少了。如果只够维持生活的话,那就得一刻不停地干活。如果挣得钱很多的话,那就意味着你有更多的自由,干活的人有的是,想放自己多少天假都行。”

“我同意你这观点,金钱就意味着自由。人是应该有所追求的,至少可以追求更大限度的自由。不过,按照你的理论去实现,好象是难了点。”

若虚笑了笑,说:“何止是困难,简直是难于上青天。其实追求更大限度的自由还可以有其他的途径,比如说考学。你上的学校的层次越高,你的学历越高,知识越丰富,那你的自由程度也会越高。我很后悔当初那么用功去考这个师范,如果能够考上大学的话,也许至少可以让自己换一个生活的环境,比现在好的生存环境。这种方式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也许会更实际一些,也更容易实现。”

“我们还有这样的机会吗?其实我也很希望改变自己现在的生存环境。我们家里面,包括我的堂兄妹、表兄妹们都是大学毕业,只有我一个人呆在家门口打转。每天被圈在巴掌大的一块地方,除了工作就是吃饭睡觉,机械得如同机器人。可是,现在再去考学,是不是有点晚了?”

“只要你努力,什么时候都不会晚。有一个哲理故事,讲一个人问他的朋友说他想去学医,可是他现在都四十多岁了,六年学完医,再干十年要退休了,还有意义吗?他朋友回答说,即使他不去学医,时间也会照样过,他也依然会到六十岁。于是,他就听从了朋友的劝告去学医了。其实根本不存在晚不晚的问题,关键还在于你想不想。如果你想考大学的话,我想还是趁早的好。因为你在一个环境里的时间越长,这种生活轨道对你的束缚力就越强。你会越来越依附于这种生活节奏,生出越来越多的惰性,即使再想改变,恐怕也没有意志力了。”

听了若虚的话,徐静柳若有所思,低头去吃饭。若虚看出她认可了自己的话,心生满足感,同时又后悔为什么要对她讲这些。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