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32(原名:樊笼)  

2008-06-02 03:07:18|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回到家,若虚直接找了宝林,让他联系一下贾生镇要买复印机的人,决定痛下决心八千元把它卖了,刻字社也从此关门大吉。第二天也不去补习,接洽的人点了现金给他,他就手还了五千给宝林。又把电脑和刻字机及各种杂物搬回家。喧嚣过后,有的只是落寞和孤寂。下午一个人呆在家里,书也看不进去。盘算着手里剩余的钱该还给王蕴哲了。忽然想到很久没跟他联系了。他也只是自己开业时来过,开店期间,尽管招待过很多朋友,却从没跟他联系过。其实他跟自己一样,总是在朋友有困难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朋友腾达了,高朋满座里却并没有自己。以前不是有很多要好的朋友吗,现在做了官或发了财,却慢慢失去了联系。因为现在簇拥在他们身边的朋友更多,也会有更多的事要做,自然就会忽略不跟自己联系的旧交。可是,自己却并没有做成怎样的事业,为何也会这样健忘呢?给蕴哲打了电话,要他晚止务必过来,有要事相商。王蕴哲还是一如既往地诚恳,以为真有什么事,收拾了东西提前来校了。

若虚请他到大盘子菜馆,先把借他的钱还给他。他接了道:“这么快就把钱挣上来了?看来你发财了!”

若虚苦笑道:“我倒闭了。现在东西全搬回家了,复印机八千块钱卖掉了。”

“不是干得挺好的嘛,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

“本来是挺好的,这不是撤乡并镇了嘛。生意一踏糊涂,干不下去了。”

“这一撤乡并镇,单位机关少了,生意是会受影响的。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生意不干了,不是少很多操劳,省很多心嘛?这样你也能全心投入到工作中去了,说不定几年后你就能升校长了。”

若虚又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这种事我还想吗?我对教师这个行业越来越厌倦了,本来指望干好了生意可以脱离这个行业,没想到转了个圈又回到了原地,还是一无所有。”

蕴哲安慰他道:“那不一样,至少你经历过了。有一个故事说,狐狸看到满园子的葡萄觉得很好吃,找了个洞好不容易钻进去了,吃得胖胖的。可是想出来的时候却钻不出来了。于是又只好不吃不喝地再把身子瘦下来,然后再钻出来。虽然出来时跟进去时一个样,但至少狐狸知道了葡萄的滋味。人生的阅历对于人来说也是一种宝贵的财富。”

他的话似乎让若虚的心里有了点平衡,但这平衡还是掩饰不了内心的虚弱,无奈地道:“你的话是有道理,但是我要这经历有什么意义呢?很多时候,经验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可是教训一辈子也许只会经历一次,只能拿给别人起警示。达不到目的,其实等于什么也没有,也没有什么意义。”

王蕴哲笑起来,说:“我们往往以为实现目标了就可以怎样了。其实不然,实现了目标人还是一样。很多时候当你历尽艰辛实现自己理想的时候,忽然发现它已经失去了意义。最充满激情的时刻还是出现在你朝着目标努力的那一段旅程里。像我,我本来以为拿到大专文凭的时候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可是我拿到的时候很多人也拿到了。这个目标对于我来说就失去了意义,于是我再考本科。可是现在我就要拿到本科文凭了,我还是原来的我,跟你并没有什么两样,工资也并不比你多拿。我也并没有得到我想像中的别人对我多余的尊重。不过,话说回来,即使失去了意义,你也得去做。人如果失去了目标也就失去了前进的动力,活着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对了,你有没有考文凭,以后教育行对文凭肯定要作出更高的要求。”

“我正参加进修学校的培训呢,今年参加成人高考。”

“这个我知道,就是拿英语大专的那个。这个好,小学全要进行英语教学,以后用得着。”

“唉!走一步算一步,我没有想那么远。反正不失业就是了。”

“呵呵,失败一次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了。这不是原来的你,当然也不是真实的你。怎么样,培训的人多不多?有没有漂亮的女孩,说不定可以搂草打兔子,趁机带个老婆回家。”

若虚一听这话,又立刻来了精神,嘴快道:“你还别说,我还真碰到一个。师范刚毕业,长得跟葱似的,昨天我们还一起吃饭来。”

王蕴哲对他的话并不感冒,只平淡地问:“刚毕业的小女孩,恐怕不会太大吧?”

“刚认识的,我又没问年龄,可能十八九岁。”

“比你差八九岁呢。我说你还是现实点,瞅个跟你年龄差不多的,二十五六的年龄正适合你,到这个年龄的女孩也都现实了,可以老实结婚了。十八九的太理想化和浪漫化,我劝你还是攸着点好。”

他的话给若虚泼了一盆冷水,心如同刚起飞的风筝忽然跌下来,白了他一眼道“”你小子这么年轻怎么什么都知道?不过,你说的也是实情,如果她跟我一个学校的话,就凭哥哥我这魅力,一准跑不了她。现在嘛,当然不好说了。就当娱乐了,其实什么也没有。”

王蕴哲笑着看他,摇摇了头。

王蕴哲的话对若虚还是很有作用的,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想自己是不是有点神经过敏,或是爱情的情感压抑得久了,见了漂亮女孩就胡思乱想,仅仅只是坐一起吃了顿饭,还没有了解人家。真是的!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