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28B  

2008-04-28 21:49:38|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校长下午回来后,大家看他气色还不错,猜想他肯定受到表扬了。牛校长对大家说,今天检查的只是开学初的校容校貌,下星期省级检收员要到我们县来验收厕所,所以我们还得继续努力。结合这个契机,我们镇还要举办一次厕所文化建设评比,我们争取取得好的名次。不用问,这问题又安排在若虚身上,让金主任监工,又加上倪凤英和倪志高。牛校长让他们几个把设计拿出来,好让会计去买材料。倪会计不以为然,大有美容师为恶心的苍蝇美容的态度,也许是他不愿出门,对牛校长道:“还要这么多人干嘛,我抽屉里还有一包颜料,让若虚随便画两个字就行了。厕所还有要费那么大劲搞那么华丽干什么?”

牛校长认为有必要给倪会计纠正他落伍的认识,郑重其事地对他道:“这件事一定要认真对待,这有助于提升我们学校的声望。弄好了给学校加分,这是我们都有光彩的事。”

倪会计摇了摇头,嘴里仍然道:“瞎搞什么?纯粹是浪费金钱!”牛校长不再理他,转头对他们几个道:“你们几个赶快设计,争取让倪会计上午就买回来。”

于是几个到新厕所去量体裁衣。新厕所是他们学校唯一一栋最整洁和新鲜的建筑——洁白的墙皮,铺了瓷砖的地面,比起教室来,它算是五星饭店,而教室则成了简易的招待所。他们几个都说听若虚安排,其实若虚心里早有腹稿,也不推辞,和盘托了出来。“男厕所对着大门,而且是两个门,在中间设计一个‘男士请进’的黄色的标志,做成图案的样子。东墙最长,面对着操场,图成像蓝天一样的纯静的底子,留出白云一样的儿童字体来——我是最爱干净的好孩子!惊汉号用一个大的拇指图案来表现。厕所内部再写几个标语就行了。”

他们三个人无不称赞,说既素雅,又体现了整洁的主题。于是把开出的单子交给倪会计。倪会计拿过来一看,嘴里“哟”了一声,接着说,“这么多东西得花多少钱那,这不都是浪费嘛!”

志高道:“你这个厕所造价十万块,花这点钱算什么?真是的,二十四拜都拜过了,还差这一哆嗦吗?”

倪会计笑道:“那不一样,造价十万块,那是为了挣钱的。其实哪花那么多钱?再说了,造价少了也不能合格啊!”

志高道:“挣钱也挣不到学校里来。上级按百分之四十的造价把钱拔下来,肯定都归政府了,教育办也许还能落一点,就是没有学校的份。”

倪会计道:“这不假,省政府把钱拔给县政府,县政府再下发给乡政府,一层层地盘剥。你想想狼肚子里还能倒出活孩子来?咱们这里花的可都是自己的钱,不一定在预算之内,能不能报还是个问题呢?”

倪志高道:“反正没有折钱的买卖,人家牛校长都不心疼,你心疼什么?你知道贾旺中学那厕所造价是多少吗?二十八万,它能花十万块就不错了。怎么说也得落两个。”这里两个人正聊着,那边牛校长又在催倪会计快去。倪会计本来想让若虚骑摩托车带他到贾旺去买,但可惜若虚那天骑的是自行车,他只好一人怏怏骑上自行车去了。于是几个人按若虚的说法拿了尺子和粉笔等工具去设计格子和图案。

正干着,牛校长来巡查,问了他们的设计方案,听后又发表了一通意见,说:“要是我们都画上画会不会更鲜艳一些。我看还是把字都改成画吧?咱们学校是古诗文特色学校,不防画上诗配画,让学生在方便的时候也接受一下美的教育。顺便还可以背上一两首诗,既美观了,又让孩子们趁机学习了,不是两全其美吗?”他忽然体味道自己理论的精妙,就像发现了真理一样,斩钉截铁地道,“改,就按我的思路去改。哪怕是画几幅画也行,至少可以鲜艳一些。”

金主任道:“我原来也是这么想的。”若虚白了他一眼,心里很憋屈,但又无奈。牛校长吩咐完毕,又去忙别的事了。

倪志高跑过来问校长要怎样改,若虚一说,他便道:“干脆就写那首‘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算了,让孩子们在拉屎的时候也能感到吃饭的不易,不是更能触景生情吗?”

金主任道:“别说风凉话了,校长既然这么说了,我们就得这么做。”

若虚道:“材料都让倪会计去买了,他这趟不是白跑了嘛。”

倪志高又道:“你校长要是自己早想好还让我们费心思设计什么?这不是资源浪费吗?真是的,设计的又不好,只能用一字来形容——俗!”说完又狠狠地射了口唾沫,算是最大的鄙视了。倪凤英也说校长设计的太俗,改了还不如不改。

金主任对他道:“听你的还是听校长的?”语气里带着不耐烦。于是倪凤英也不再说话。若虚感到他们俩自打新学期开学以来不太正常,没有上学期那样腻歪。金主任照例是忙,也许忙得连恋爱的时间也挤不出来了罢。

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倪会计回来了。几个人把情况跟他一说,他一手抓掉头上的帽子摔在手上道:“这不是玩人的嘛?来回二十里路,我给他跑着玩的?要去下午再讲吧,反正上午我是没有力气再回去了。”

金主任道:“下午再回去还怎么干,要不我陪你去。骑自行车带你,中午我们在贾旺弄一顿?”

倪会计迟疑了一下,道:“好吧。你带着我。”于是,两人又绝尘而去。他们几个也不干了,都说等下午他们回来再说吧。

倪志高先去,倪凤英叫住若虚道:“若虚,你知道金焕禄这段时间怎么弄的吗?干嘛对我总是不理不睬的。偶尔说一句话还冲得很。”

若虚装傻道:“是嘛?我没感觉出来呀,我觉得你们两挺好的啊!”

倪凤英苦笑道:“什么好?我们话都说不上几句,他老是说忙。我看那,是做了官了,心气高了,看不上我这农村户口的人了。早干什么去了呀?我本来就不是正式的教师,他又不是不知道!”说到这里,嘴里愤恨起来,牙齿似乎也咬上了。

若虚安慰她道:“不会吧。这段时间确实是挺忙的。他又做了主任,学校的工作优先,个人的事情不是得放一放嘛。男人嘛,总是以事业为重的。”

“你有时间的时候帮我问一问。如果还能维持下去,我对他还是没什么意见。如果他觉得看不上我了,我也不会拖他的后腿。两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还能少了吗?没有她我也照样会过得很好。”若虚听着怎么跟说自己似的,窘迫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倪凤英见他不说话,又接着道:“你就把我这原话转告他。”若虚只好答应下来。

下午直到上课时间倪金二人才醉饱消遥而来。下车两人都有点晃,舌头似乎也短了一截。世光中午听说焕禄跟会计两人到街上喝酒去了,对若虚道:“你看人家焕禄刚当主任就知道利用职务之便,多聪明。不过,要是牛校长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熊他们两人来。干一个钱的活得泡死两个钱,不是败家子吗?”老余嘲笑他心理又不平衡了。两人你来我往地又斗上了嘴。若虚觉得无聊,根本就不跟他两个搭话。下午世光休息完毕,第一节课没课,端了茶杯来作领导一样的检查。第一句就问焕禄中午喝得怎么样?

金主任道:“你看谁喝酒来?我跟倪会计跑了整个贾旺街的所有商店才把要买的东西买齐,现在连饭还没捞着吃呢?”

“还没吃那,那舌头怎么短一截啊?是不是太饿了,把舌头吃肚里去了?还是在饭店吃完了饭没钱付帐,把舌头押人那了。”听了他的话,大家都笑。金主任不再理他,忙着去干活。世光从男厕转到女厕,最后又转到若虚跟前,用领导者的口气鼓励若虚道:“小伙子,好好干,你还是大有可为的。你看我们牛校长多有魄力,比倪劲松强多了。”又伸出一只手来,用食指跟大拇指圈了一个鸽子蛋大小的圈,道:“他的个熊脑壳就这么大。”若虚也正忙着,没时间跟他瞎白乎,所以没有理他。检查完毕后,世光又端着茶杯满意地离去。只可惜他肚子不够大,缺少点领导者的风范和力度。再怎么装腔作势,也只像个狗头军师。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