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25B  

2008-03-24 21:51:53|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撤乡并镇的浪涛当然也波及到了教育界,原贾生乡的教育办主任年近五十,刚好退居二线,由贾旺乡教育办年轻的主任统管。原教育办业务主任刘思常也退居二线,分管关心下一代工作。因为他刚到四十五——人家所说的属驴的年龄,离五十岁的二线还有一段时间,所以心里很憋屈。其实贾生乡的他的同行赵夫亮更是郁闷,他被老教育办主任栽培多年,自己不仅工作上兢兢业业,意识形态还得紧跟主任,小心翼翼地伺候,生怕哪里有个闪失致使自己接班人的位置不保。没想到,多年的媳妇刚要到熬成婆婆的时候,儿子却招赘到别人家做女婿去了,最终竹篮打水落了场空。现在的新主任跟他一样年青,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扶正的机会。在大时代的背景里,人的命运只能紧跟时代,好比水里的老鼠,如果水势平稳,它也许还可以游到河对岸,如果水流湍急,水势凶险,它就只能顺流而下,或是被大浪所淹没。而赵夫亮显然正是一只随水而下的老鼠。

高层人士的变动使得几家欢喜几家愁,但底层的老百姓还是一如既往地生活着,并没有多少改变。许多事情还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因为教育办主任并没有换,所以倪主任并没有逃脱被免的命运。还没有开学,他就请了一个月的病假,说是腰椎间盘突出。教师到校的第一天,倪校长就郑重地宣布,西倪小学新主任由金焕禄同志担任。这一消息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若虚心里更如一颗炸弹在五味瓶里爆炸。嗓子里似乎卡着一群苍蝇,恶心而又有点窒息。看来权力对任何人都有吸引力,尽管自己并不在乎这业务主任的小职位,可心里的炸弹还是嫉妒引燃的。大家都没有出声,办公室里一片安静。

会散后,赵世光第一个跑来找到若虚,为他抱亏。“若虚,我说的没错吧?这主任本该是你的,让你活动活动你不干。这年头,不活动怎么能行呢?”

若虚淡然一笑,说:“这不无所谓嘛!我又不打算在西倪长干。”

“这个你就不懂了吧。带个帽回去不是更好吗?再说,当了主任,跟领导贴的更近,什么事情不是更好办吗?”

“什么帽不帽的?你就省省心吧!有这精力还不如去跟新主任套套近乎呢?让他以后多照顾照顾你,或许可以多跟着蹭几顿酒。”

“你看你说的,你世光哥是这种人嘛?我吃饭喝酒,哪场不是别人硬请的,一般人还不一定能请动呢。我也不是依仅附世的那种人,我就跟你好,就咱哥俩走得最近。你世光我也是不得志之人,这个你还不明白吗?”

若虚又笑了,心里提不起高兴,也不愿跟他多说。倪凤英从一边走过来,世光也闭上了嘴。今天,最高兴的除了焕禄以外,恐怕就是倪凤英了。老远就满脸笑意地跟他俩打招呼。

新学期的开学,伤心的不止若虚和倪继升两人。教师到校的前两天,教育办已经开过校长会了。在倪校长宣布完新主任之后没到两个小时,教育办的电话又打来,让他立刻动身,再次赶到二十里外的新教育办去。时近中午,大家都说教育办主任宴请众校长们,下午可以不到学校了。若虚也在中午回到了自己的店里。

 开门十来天,还没接到一单生意,连复印也少人来。门前并非可以置个罩子就可以捉麻雀了,但过往的人群却并非到他这里来。派出所开车的老李在隔壁开了间网吧,每天都有大量的放假在家的学生来。当然还有许多已经开学的贾旺中学的孩子们。若虚自己没有事干,却常给他帮忙。不是修个电脑,就是培训他的老婆看场子。二妮闲着无事,天天泡在网吧里消遣。自打撤乡并镇以来,若虚常做同样的恶梦——一个人在陡峭的山涯上艰难地攀登,风急路险,山滑土松,总是摇摇欲坠。宝林建议他不如把设备卖掉,这样还可以解脱些,但他却又舍不得。现在知道当时曹操吃鸡肋的感觉了。

下午,正一个人出神,世光又来了。第一句就是告诉他倪劲松倒台了。若虚道:“上午不还是好好的吗?”

“上午确实是好好,但下午就不再是校长了。不对,是不再是正校长了。教育办把西苑小学的校长调过主持我们校的工作。以后就有好日子过喽。”

西苑小学的牛惟发校长若虚是知道的,教育办一把主任的拜把兄弟,年轻有为,二十六岁就当上了校长。当时,孙得继的舅舅退休,提了刘思常做业务主任。孙得继当上了西苑小学的校长,还没毕业三年的牛惟发提为学校的业务主任。三年后,孙得继子承父业,成了教育办的一把手,牛惟发也顺理成章地成了学校的一把手。此人身短精悍,素以铁腕著称,是孙主任的嫡系,他手下的教师也被大家官称为“正规军”。

若虚道:“不会把,他放着好好的地老虎不做,跑这穷山僻壤来做什么?要说学校也没西苑的大。”

“孙得继许过把,要他来我们学校整顿一个学期。下半年调他去中心小学。”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世光呵呵一笑,道:“我还知道倪劲松为什么下台呢。其实教育办早想把他拿下,一直没有很好的借口。出了作弊的事后,倪继升被免了,作为负责人,你想想他就没有责任吗?这两个家伙一向不合,互相拆台。孙主任说要打就得各打五十大板,也得给倪继升的心理找个平衡。”又提到若虚的事上来,“若虚你不听我的,要是早听我的,这主任你准干上了。你知道焕禄是怎么玩的吗?他跟倪凤英家送节礼的时候,还给倪劲松送了礼。要是按关系,八杆子也送不倪劲松家去。其实倪劲松是想提你的,他一送礼,又加上这么点亲戚关系,倪劲松也不好意思不提他了。”

其实赵世光还少说了很多,金焕禄找他的时候,这主意就是他出的。礼也是他陪着送的,当时倪劲松说这事他做不了主,世光看出他的心思,对他说人家若虚不知道干哪一天就走了,还是培养长期在这的人好。倪劲松报上去后,赵世光又为金焕禄给孙得继送了两条花树。还在孙主任面前说了许多天花乱坠的好话,什么这小伙子干劲很大,运动会得第二名,课也是他上的,学校的特色验收全靠他等等,连把若虚做的事也移花接木到焕禄身上。当然,他也得了焕禄的不少好处。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