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20A  

2008-02-02 21:32:04|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期中试完了以后,上面忽然下了通知,说县教育局不再对特色学校进行验收,教育几个人走马观花地看一下,就等着下发乡特色牌子了。排球比赛也取消了,实行中小学分开制,上学期中学赛,小学下学期五月份再比。从此,若虚学校的工作量减了不少。

十二月份下了几场不大不小的雨加雪。斜风夹着细雨混着冰雪的颗粒像无数鞭子抽打在若虚半张脸上,使得一半脸冰冷而麻木,而另一边脸却像被煸了无数巴掌,热腾腾,火辣辣。乡间的石子路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水泥”路,沆洼的地方积着水,平整的路面上则结着冰,路上不少行人被湿滑的地面摔得人仰马翻。若虚弃了摩托车,换成了自行车,尽管这样,依然还是抱着车子跳了几回探戈。雪大一点时候,地面上则铺满了雪。车子一过,雪混着泥被车轮带起来塞到泥瓦中,浑身汗淋淋的,车子却像疲惫不堪的老牛一样不情愿前进,若虚手里没有鞭子,只好跳下来提起自行车摔两下,再继续上路。正常三十分钟的路程,要走上五十分钟。这个时候,若虚心里又免不了要骂教育办主任的娘。好在工资有望要发了,欠的工资也能补上来。若虚现在工资是五百七十多元,补全八个月的拖欠可以领到近五千块,再加上计生办的一万八千元,扣除种种开销,春节前也许就可以偿还万块的债务。想到这,心中又充满了欣慰,抖落心中的不快,又努力前进。

24号清晨,白莽虎老校长又来了,还带来一大捆乡报纸收发站积压的党报党刊。例会也不用开了,大家又围上来听白校长带来的最新消息。赵世光道:“发工资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县党委开了几次会议商讨这个事,终于得到解决了。”

老白校长道:“就跟你开了会似的。工资具体怎么发你知道吗?”大家都伸长了脖子等着听,都叫世光闭嘴。看大家都集中了精神,又接着道,“江中省为江北地区教师拖欠工资补发专门拔款72个亿。教师工资补齐之后,还实行新的工资制度。全国分为三个等级,我们围城县自定为三类地区。以后,我们的工资发最低的国标工资。”

一听这话,很多人不乐意了,倪大炮第一个开嚷,“围城县是全国百强县,我们发最低工资,那全国其他两千多个县该怎么发工资?”

吴泽富也道:“经济效益朝最高了报,工资朝最低了发,当官的都是这么玩的。玩来玩去,玩的还是我们老百姓。”

倪会计虽然精明,但却未听明白老白校长的话,问道:“这个国家最低标准又是什么标准?白校长,你得说清楚今后我们能领多少钱?”其实这也是更多的人关心的。

“能领多少钱?就是我们现在的工资去掉地方补贴。”

“那我们每个人得少领二百多块!”这回倪会计算得清楚了。此言一出,大家又乱起来。

倪志高停下正练毛字的手,回头说:“本指望这回能穿好衣服了,没成想内裤又被退下来了。”他的话引得大家都笑。吴才俊要看他到底穿没穿内裤,姚焕美则在一旁说大家都说工资呢,你们耍什么流氓的?

倪校长则把话题拉回来道:“我每月还能领五百多块钱,以后也别想吃肉了。”

倪大炮道:“还想着吃肉来,我们都等着喝西北风去吧。”

世光比较体贴政府地说道:“政府也不容易,能发工资还不满足吗?不发工资都照干得劲头十足,要是发多了,那你们还不都照死了干啊?这恰恰体现政府体恤民众,怕你们累坏了啊。”

余得久听得厌恶,撇着大嘴,斜着眼睛道:“世光你一边玩去不散了嘛?不说话别人也不会把你当哑巴卖了。放那些不咸不淡的闲屁有什么用?”

世光笑着回敬道:“好,那请老余来给我们放一个不闲的屁。咸的淡的都行。”

于是大家都哄他一边凉快去。世光随手拿起一张报纸,一边走回位子一边念:“围城县政府心系全县教师生活,千方百计筹措资金补全教师拖欠工资。累计发放工资600余万元。”又回头对大家道,“不对呀,工资我们还没领到手呢,怎么就已经发这么多钱了?”

老白校长道:“可能十二月份的工资已经打到卡里了,补发的工资另打一张卡。信用社为了充当储蓄金,二十八号以后才发给我们。”

大家又对信用社进行讨伐,说他们耽误了自己不少事。如果钱到手,已经可以干什么什么了。

倪凤英问金焕禄想用补发的工资做什么,焕禄老实说自己想买辆摩托车。倪凤英又问准备给她买点什么,焕禄说不知道她喜欢要什么。倪凤英撅起小嘴不再理他,到一边生气去了。金焕禄顾不得再听大家谈话,赶紧上前去哄她。

倪主任也非常关心工资的事,这会也在竖着耳朵听,这时候他发出疑惑道:“补给我们的八个月工资不会也是按国标发的吧?”一句话提醒了大家,于是也纷纷表示质疑。

老白道:“我刚才没跟大家说,是怕大家受打击太大,一下接受不了。补的工资就是按最低未准发的。”

他这样一说,大家又都炸了营。

老余道:“这玩人玩得也太狠喽。我们都当原来的工资干的活,现在却少我们这么多,真真是气死人了。这工资干脆咱都别领。”

吴泽富道:“你不领,别人领。这不是给自己过不去嘛?给多少我们领多少,少给的我们再去要。”大家都表示说,再要来的可能性也少。

倪会计也歪着他的小脑袋,丧气地说:“你说你向哪儿说理去?”

倪大炮咧开嘴接道:“找不到人说理好办,以后我们上课就上半节。上完半节课后,我们就跟学生说:同学们,国标部分讲完了,地方补贴自己学。”他的话又逗乐了大家。

笑完之后,倪校长总领大局地对老白校长说:“那我们怎么办?这个事,你们以后还找不找?”

老白校长道:“当然得继续找下去。有件事我还没跟你们说:我们领的是国家最低标准,但是县直管学校还照原来的发。现在工资发放标准实行的是一县两制。我们还得叫他们给我们补上,搞一县两制不符合上级规定。”

姚焕美问:“全县要最低标准都最低标准,那不更省钱嘛?为什么县直管学校还要多给。”

倪大炮一语中的道:“到底没当过官吧。好应对上级检查!省里一来检查,向直管学校一带,人家肯定得说发足发齐了。”

姚焕美不服,又进一步质疑道:“那人家省检查团要是不去直管学校呢?”

倪大炮摇摇头,对于姚焕美这样的低级问题感到很无奈,加重语气道:“我说你还糊涂着。你见过哪个检查团来了就胡乱调查,都是有安排有步骤地进行的。”他以为自己已经说得很浅显了。

世光道:“这事我最清楚。就是到我们下面来调查了,安排的被调查者也是我这样的人,你们都不够格。”

老余听他的话又生气了,红着脸道:“世光,你怎么腆着脸说出来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呢?”

世光道:“这是跟那什么保持一致。所以说你都五十多了还没有加入组织。呵呵。”

倪志高脸对着报纸,心却一直停留在他们的谈话上,这会又自言自语道:“这就是特色啊。”随手写了两个大大的字——特色,布满了整张报纸。

若虚听得也郁闷,凭空少了一千多块钱,怎么会不郁闷呢?但钱还没有发下来,也许并不像他们说得那样糟,可是自我安慰的话却并不能鼓起心中的底气。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