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原创)那一年的流水23AB  

2008-02-19 08:56:52|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确,无论多大的事情,多大的困难,总是会过去的。老余没得到年终优秀不也过来了嘛?期末考试就要到了,他也一样跟着众人努力带着学生复习。这次考 试肯定要真刀真枪地对调监考,即便不全乡所有科目统一批试卷,也会抽两三个年级进行全乡排位。其实若虚从来不在乎什么抽调、统考,所不能释怀的是考前排 位。西倪乡的教师让学生们养成了一个很坏的习惯,考前会给学生重新排位,以便考试时同学之间能够互相帮助。至少他呆过的四个小学都是如此,虽然痛恨,却毫 无办法,只能洁身自好。每次考试,学生们都会要求重新排位,他从来都是毫无余地回绝。但遵守原则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正因为如此,他所教的科目从未考过特别 出众的成绩。看着别人在享受荣誉的同时,自己心里未免酸酸的。但这种东西一不能说,二不能道。好比同处Y//乱的屋子里,看着别人流氓,自己对耍流氓的人 说自己身出污泥而不染,只会让耍流氓的人笑话,或者被看作是异类,受到更多人的攻击。这种哑巴吃黄莲的滋味确实不是太好受,仿佛鱼骨卡住喉咙,咳不上来, 又咽不下去。

这次考试,不光学生要求排位,就连金焕禄也提醒他把位子排一下。他可以回绝学生,对他们说,其他的老师怎么要求他可以不管,他教的语文是一定不能作 弊的。但却无法直接回绝金焕禄,只好跟他说,我语文差不多了,如果你觉得不合适,自己再调调。结果,金焕禄自己调了几个学生。并且对若虚说,那个叫倪春花 的女学生成绩太差,拉分太多了,准备把她拉出去单独考试。若虚说到时候人家按全班人数算平均分你怎么办?他回答说哪有那事,都是吓唬人的,哪次考试不是批 完试卷按试卷数去算的?还笑话若虚教书那么多年,连这点小毛窍都没看出来,真是瞎混了这八九年。若虚说不过他,任他去了。

关于监考的问题,学校里分成了两派,一派以倪主任为代表,他们为多数派,特别强调要严肃考场纪律。他们的理由是你不给别人严些,但别人会对你监考的 严,这样一来,无形中自己就吃了亏。另一派以倪会计为代表,包括倪志高、倪大炮也站在这一边,他们认为教师的工资待遇不高,还整天被吓着要下岗,教师们之 间再不能相互体谅和帮助,那日子就更难过了。玩来玩去,还是在教育办的操纵下玩着自己。倪主任那一派反驳说他们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人心不齐,你对别人 好,别人未必会感恩。再说,推磨式监考,就是有回报,也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松派说,让学生老师都考个好成绩这是好事,学生可以过好年,老师也可以有面 子,不会被吓着要下岗,两全其美的事。严派则说,好与坏要比较,没有比较就没有什么好与坏。把别人比下去,自己才会显得好起来。松派说,历史的经验说明, 我们根本没有竞争力,成绩也根本无法跟别人比,哪年都是倒数,这是明摆着的事。如果想好,那就要想办法让别人对我们松一些。我们监考的松一些,别人一样会 投桃报李,只有这样西倪小学或许才会有出头的一天。两方你来我往,争论不休。倪校长听着这没完没了又毫无意义的争论有些不耐烦。说:“你们争论这个事有个 屁用。我们对别人不能松,别人对我们也不会不严。还是想想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让我们短时间提高成绩吧。这才是真东西。监考再松,你学生个个孬坯,他找不到可 抄的人,有什么用。”他的话让很多人都笑了,说校长说得对,如果没有好学生,学生想抄都不了。或许这是倪校长平生第一次实行M//主,大家都受宠若惊,生 怕落在别人后面浪费了校长的一片真情,都人人奋勇,个个当先地琢磨起来。群策群力显然是非常有成效的,办法来很快就来了。

世光马上道:“用铁丝把桌子腿全捆起来,让监考老师想拉都不开。”

他的主意引来了大家的一片笑声,倪大焕道:“你这也有点太明目张胆了。再说,如果他想拉开,他找钳子也得给你剪开。这事再传出去,你笑话可就大了。”

老余对酒最有研究,深知酒的伟大力量和魅力,对大家说:“考试的时候,学校多出点血,买点好烟伺候监考老师,中午再让他们多整两盅,这小酒一喝下去,下午他们就趴着睡吧!”大家又笑了,夸老余这主意不错。

但善于分析和算计的倪会计却反对,说:“老余这办法不行。一包香烟算不得什么,买得再好也不耽误人家监考得严,咱们又不是没试过。再说,上午语数都 考完了,中午你招待得再好又有什么屁用——只剩小三门了。三样加起来才五十分,够酒钱吗?”听了倪会计的话,大家也都跟着恍然大悟,说倪会计说得在理。

吴泽富也有他的高招,对大家道:“要我说,考试的时候多向考场跑跑,给他送个茶,端个水,聊聊天,他好意思当你的面监考得那么严吗?”一听他这话, 若虚笑了,其实他就来西倪监考过,当时赵世光就是用这样的糖衣炮弹来攻击他的,弄得他很不好意思。不过,世光也没考好。原因是他的学生想抄都找不到地方。

有的老师说是好主意,可那些非班主任又疑惑地说:“你们班主任在学校看学生,可我们得出去监考,你们可以套近乎,可是我们不行啊。得想个能让全校学生都考好的法子才行。”

其实说来说去,还是金焕禄的法子最好。少一个学生考试,平均可以提高一两分。不过,全校老师都这么干,目标太大。所以,除了一起搭班的若虚,他谁也没讲。

办公室里讲来讲去,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最后,还是世光聪明,一拍自己的脑袋,像是迷路的醉鬼忽然看到自己的家门,“高科技!高科技你们怎么没有想到呢?”他一提高科技,大家都不明白,都 问他什么高科技。赵世光一指若虚道:“若虚的手机啊。有手机多方便啊!到时候,把试卷一领,打开看看题目,用手机传回来就是。对完题,监考老师还不一定能 到我们学校呢?”大家都说高。

倪主任道:“有时候,领完试卷教育办就跟带考人说抽哪年级,哪一科。如果今年还这样,那时间上绰绰有余。”于是办公室里沸腾起来,大家都夸世光聪 明。只有憨厚老实的吴才俊想起若虚,对大家说:“那得花人家若虚多少电话费。”世光打包票道:“若虚自己也得考试,花这点钱算什么?回头电话费让校长给报 了。这话是我说的。”可是,校长和主任都没有表态。看着大家热切的样子,若虚即便想拒绝也不行。

最胆小的还是吴运,对着校长怯生生地道:“这样作弊抓住了可不得了。”

倪校长道:“这事我不问,我也不知道。”

世光对老吴道:“管什么吃的让抓住?也只有有你这样名字的人才会这么倒霉。”大家听到世光笑话吴运,都跟着笑起来。老吴怕受到更多的嘲笑,所以闭上嘴不敢再说话。


监考由倪主任带队,当他拿到试卷得到统考二、三、六年级语文、数学的通知时,心嗵得一下似乎要跳出来,惊出了一身冷汗。六年级向来不在抽考之列的,因为下学期有一次乡的统一考试。这次不知道教育办领导的脑子哪根筋出了错,竟然连六年级也抽上了。走出教育办就赶紧通报给跟他一起去监考的老师,问怎么办。同去的教师里,只有姚焕美被抽到,一听有自己的科目,也拉长了脸,嘴里连着说“我怎么这么倒霉的?我怎么这么倒霉的”。世光跟焕禄见没抽到自己所教的科目,惊喜得一跳三尺高,这回轮到他们镇定了。世光对倪主任道:“还怎么办?按原定计划还不赶紧拆啊。工具我都准备好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抢过试卷带,掏出小刀片从上口小心的划开。这边赶紧让焕禄拔学校的电话号码。

学校这边,早有人候在电话旁,电话一响,立刻有人接听。没被抽到的老师嘴咧老宽地列一边去了,被抽到的都慌了手脚,连倪校长也从旁边跑过来,嘴里还不忘嚷,“赶快拿笔!赶快拿笔!把题目记一下。”于是被抽到的三数老师倪会计和六语老师吴泽富都忙着找纸笔,别的老师找到后忙递到他们手里。手机这边焕禄从三语的题目念起,倪辉还算理智,对着话筒嚷道:“念大题目就行了,一题题地念哪还有时间。快,作文题目!需要默写的内容。”不愧是教语文的,能够切中要害。念到六数时,姚焕美在手机里喊,“我的数学谁给记?”倪校长忙道:“快说!有我呢!”三下五除二就把几道数学大题记下来。也许这时候才最显一个单位同心协力和众志成城的时刻,中国教育也可以因此有这样团结的教师和这些教师积极的工作态度而兴盛。

拿到题目以后,几个人马不停蹄地奔向教室。还有许多学生跑在教室外面,倪校长又忙跑回来让老师打铃。匆忙之中,他竟然还没有忘记先到六年级讲姚焕美的数学题目。两个班连滚带爬地讲过来,等到自己班的时候,监考教师已经到校了。好在倪会计只一个班,时间充裕些,来客还有人招呼。吴泽富在倪校长离开后,对着自己班讲了又讲,生怕学生听到不耳朵里去,恨不得自己化作试卷上的题目钻进学生的脑子里,操劳得忘记了倪继升。等他想到的时候,离考试时间还剩下十五分钟,匆匆忙忙地告知了学生,回到办公室翘起二郎腿抽起来烟来。

可怜倪主任忙乎加紧张了半天,大冬天弄得一身汗,对自己的学生却鞭长莫及,还要为怎样复原试卷封口着急。世光说干脆直接用脱水粘上得了,胶水是现带的,又方便。倪主任怕脱水会把试卷袋上面的一部分纸全粘在一起,别人会起疑心。焕禄又建议说用双面胶,这样试卷袋的上端就是自然的折合了。大家都说这主意好,于是通过。又让焕禄忙着买双面胶,粘好以后,才赶到要监考的学校去。

倪主任做事很谨慎,撕下的试卷封口全塞在自己夹克袄的衣兜里。以为这样万无一失。当地校长陪他转了一圈,算是巡了监,然后找两个人陪他打牌消遣。几圈过后,倪主任起身小解。撩起衣服解裤带的时候,装进兜里的封口向外移了移。小解完毕再转身系裤带的时候,一张小细条的试卷封口飘落下来。倪主任浑然不觉,回去继续他牌局。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