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45B(结束篇)  

2008-11-07 00:38:08|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他们俩大可不必为抢时间而相互辱骂。考试前一天的下午,牛校长拿出一套包括了六年级各科的练习题交给金主任,叫他召集六年级的相关教师,让他们把这些题给学生讲一讲。又交待他说,这事让六年级的相关教师知道就行了,不必扩大。金主任心领神会,领命而去。考试出来后,学生们都说题目全是头一天讲的练习题里的。听这到话后,倪副校长和吴泽富直后悔没有给学生认真去讲。可是结果却很好,西倪小学六年级各科的成绩均名列前茅,总评全镇第二名,仅次于贾生镇中心小学。

牛校长非常满意,其他年级期末抽考成绩不理想的教师也没有受到他的谴责。学生全都离校后,教师们也开了个总结会。牛校长就这学期的工作做了总结发言,并论功行赏。牛校长对教师们说:“咱们不能再吃大锅饭了。要想让我们教师有干劲,就必须实行能者多劳,多劳多得的原则。要不然,干和不干一个样,那还有谁积极努力地工作呢?咱们本着谁为学校积分多,奖励就多的原则,汇总出了本学期全体教师的考评积分,并兑换成奖金。让金主任把本学期的奖励情况给大家念一下。”承蒙牛校长和金主任看得起,若虚也可以领到三十块钱的奖金。金主任还补充道:“本来考倒数的教师要扣钱的,牛校长说这学期就不扣了。”六年级的老师里,最多的可以拿到一百五六十元。金主任念完后,办公室里一片静默,这静默让人感到不安和躁动。而这不安和躁动又悄悄地在空气中蔓延开,在教师们的心里传递着。

牛校长看大家都不出声,宣布说本学期圆满结束。又说大家一个学期下来也都辛苦了,中午聚餐,吃完饭后大家再领奖金回家。

饭是在办公室里吃的,照例分成两桌。牛校长放下平时的威严,跟大家一起推杯换盏,气氛甚是热烈。那些奖金得多的教师个个喝得满面红光,啤酒瓶子扔得满地都是。酒残肴尽,意兴阑珊,一部分还坐着,另一部分人则走出去闲聊。若虚跟倪志高两人同去厕所。

倪志高不平地说:“这算什么事?六年级的那些老师算什么本事取得成绩的?这样的话,岂不是人人都可以取得好成绩?这太不公平了!”

若虚道:“觉得不公平,为什么不去跟他吵呢?”

倪志高大度地说:“我倪志高这点修养还是有的,决不会为这点小利去跟他失态地咆哮。不过,事情总要讲公平的。这样搞下去,中国的教育永远也不会有希望。”

若虚笑道:“你扯那么大题目干什么?这不是我们能关心的——也关心不了。现在都只关心现实的利益,谁会去想中国的教育。只你一个局外人吧?”

“还有你。你嘴里虽然不说,但心里比我还激烈。你这种人表面平静,内心却波涛汹涌,我看得很透的。”

若虚摇头笑着,这摇头既表示他不是这样的人,同时也表示纵然激烈也全无用处,只自己吃亏罢了。

倪志高又道:“听说教育办因为六年级的第二名给了学校两千块钱的资金呢,他为什么不提这事?”

若虚道:“你别天真了。算了吧,能不下岗,拿上工资就行了,想那么多干嘛?”

倪志高直摇头,接着叹口气。嘴里道:“真不甘心!”

他们俩回来的时候,正看到牛校长从办公室里出来,裤腿卷起到膝盖,像是刚从河里摸了鱼上来。后面紧跟着倪会计,嘴里不断重复着一句话:“你说我哪弄钱发去?”说话的时候,脖子像是转了筋,歪着头。为了肯定自己的话,每说一句还要跟着弯一下腰,跟着还要用手指头指一下牛校长的后背。

牛校长花坛上找了片干净的地方坐下来,转头向倪会计道:“你喝多了。”头别过去,表示这人不可理喻。

倪会计已经很激动了,回他道:“你喝多了!”语气比牛校长又加强许多,保持着弯腰的姿势,手指不停地指着牛校长。

牛校长也同样加了语气来回敬他,手指也抬了起来。两人你来我往,只重复着这一句话。口里的台词没有变,可是语气却一句比一句强,表演的神情也更丰富了,肢体动作更是越发的夸张。到了最后,每说一句都要费力地把手指指向对方,并且还要抖几下,仿佛不如此,就不能协调越来越大的声音。

还是倪会计最后转变了话语,愤恨地说:“我不干了行了吧,我交帐,你看谁行就让谁干!”

世光在一旁左右地劝。若虚看厌了他们的表演,回办公室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办公室里只比刚才更乱,不知道谁摔碎了两个啤酒瓶,玻璃碎片撒得到处都是。倪辉倦在他们两人的办公桌上睡觉,踢掉了若虚桌子上的台历,正摆在若虚的脚下。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热血上升,一脚将它踢了出去,似乎心中所有的委屈与愤怒全都汇集在这脚上。纸片在空中飘洒的情景抵得上从飞机上撒传单时的壮观,最后落得桌子上地上全是。望着这场景,若虚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意。而这快意并未在心底停留,一闪而逝。他立在原地静默着,感觉这满屋的狼籍,恰如自己一年来纷乱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