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44C  

2008-11-03 22:58:36|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考试结束后,若虚每天苦盼成绩尽早下来,明知道至少要二十天后分数才会公布,却压不住内人的焦躁。六月十八日,查分号码终于要开通了,说是下午两点,若虚第一时间就拔了号码,紧张得心直嗵嗵地跳。可是拔过之后,另一边却是盲音,白紧张了一回。十分钟后再拔,依旧是盲音。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心中不免有些气馁。想也许这是不好的征兆,接线员想让自己迟一会再伤心吧?可是这样吊着更加难受,与其活活饿死,倒不如一刀来得痛快。四点的时候,号码终于拔通了,电话那边报过来的成绩是五百三十五分,里面包括了大龄青年额外加的二十分。若虚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害怕自己听错,又拔了一遍,才放下心来。些许欣慰浸上心来。又想起徐静柳,不知道她考得怎么样?可是知道了又怎样呢?犹豫再三,还是拔了号码查了,四百九十四,上线应该没问题了。挂上电话,自己叹了口气,只有祝福她了。

 晚上,李晓娟打过电话来,问他查过分数没有。若虚告诉她自己的分数,她惊叹若虚真厉害,说自己只考了四百二十分。不知道能不能过得去。若虚告诉她,去年的分数线不过三百六,今年也多不到哪儿去,四百二十分应该是绰绰有余了。衬衣的事又冒上心来,对李晓娟道:“那件衬衫还是给你弟弟穿吧,找个合适的时间我给你送过去。”李晓娟在电话那边道:“你看你,不就是一件衬衫嘛,推来推去,磨磨叽叽的,一点也不像个大男人。不是给你说过了嘛,我今年已经给他买过了,你就留着吧。再说还给我,我就生气了啊!”说完挂上了电话,若虚自己对着话筒出了半天的神,还是不知道怎么办好。

 饭友们知道他过了分数线以后,都嚷着叫他请客。金主任只考了二百八十六分,准过不了线。吵得最凶,好象没有若虚的这顿饭就平不了心里的不平衡。若虚心里也高兴,这也许是自己一年来唯一得到的收获了。于是叫老K弄了四个菜,又拿了瓶酒,四人在厨房里坐下来。

 世光一脸的坏笑道:“老余今天可不能喝,要是再撒泡尿,可就了不得了,连我们几个人也要受连累。”

 老余怒道:“你这个熊东西说什么呢?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中午很长时间没喝酒了,给我喝我都不喝。”可是,说完话又忍不住看那碗里的酒。

 焕禄说:“今天若虚庆功,就少喝点吧。今天由我把关,谁都喝不多。”边说边给老余倒了小半碗。

 老余如蒙大赦,嘴里说:“今天咱们就这一斤酒,绝不多拿。”早端起碗呼了一口。

 世光嘿嘿一笑,说:“我说老余,你一点出息也没有。说过不喝的,脸皮怎么那么厚呢?你这辈子,非死酒上不可。”

 老余又睁起他的眼,吼道:“你少放点闲屁行不行。人家一点好心情全被你破坏了。我喝的都是自己掏钱买的酒,不像你那么现世,听说哪里有饭局了,就在人家吃饭的地方来回地转,假装碰上人家。你才更不要脸。”

 听着二人斗嘴,若虚觉得好笑,这种生活也算得一种快乐吧?不过,下学期几个人在一起吃饭的机会恐怕不多了,至少老余要调出去。他一泡尿把自己射了出去,自己却不知道何时才能脱离这地方。老余一走,自己回调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想到这里,免不了叹口气。

 世光眼尖,说:“咦?若虚,今天是高兴的事,怎么倒叹起气来?”

 若虚忙笑道:“我是可惜余老师下学期要调出去了,以后咱们四个人就不能在一起喝酒了。”

 老余道:“就是走也走不远,想喝的时候我提了酒来找你们。那时候,我不属于这学校,校长也管不着。呵呵。”

 世光又攻击他道:“你还想喝?你看西倪小学的学生都被带哪去了?你还想把两个小青年也带坏,非得要他们像你的样子你才好受吗?你这个家伙早该走了,再不走,西倪小学就会垮在你手里了。”

 老余当然也不甘示弱,说:“就你是个好东西?真正祸害学校的是你这样的人,不干活还到处使坏。我走了对你有什么好处?找不着人斗嘴了,你会死得更快些。你会因为没有人给你开心取乐最终忧郁而死,会因为想念我害单相思而死。”他这话说得像是拉肚子,又快又利落,连口气也没有喘。三人都大笑起来。

 世光道:“我整天忙得团团转,哪有闲功夫想你去。找我办事的人都排着队呢,忙都忙不过来。现在都得预约,‘预约’你懂不懂?”

 金焕禄忽然想到世光前段时间给人办的事来,问他:“世光哥,你说采石厂那事,事成之后给你买个手机,现在怎么样了?”

 世光一摆手,说:“别提了,求我去的时候许我个手机,等去过之后,说给个BB机就行了。现在事情办成了,连个玩具的都没见得。他奶奶的,真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啊!”

 三人大笑起来,老余指他对两人道:“你们俩都听见了,他自己没把自己当人看,把自己比成驴了。”

 世光这才省悟,说;“心里一生气,话说急了些,应该叫‘上房抽梯’才对。不过,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金主任听得烦了,说道:“你们两人吵什么?今天是给若虚庆功的,你看你俩!”

世光忙扯回脱疆的话题笑道:“对,跑题了,跑题了。若虚以后好好干,还是大有希望的。考上了等于毕业证也拿到手了,这函授跟大学一样,严进宽出。不过,那也要好好学,以后我们开设英语课,你就有用武之地了。”

老余还不愿放弃对世光的攻击,说:“就你那样还劝若虚,你中师函授的时候认真过吗?”

世光依旧笑,不再跟他争辩,只说:“那时候我都多大了?什么也听不懂,你老余不也一样。一到函授学习就跟我一起坐教室最后面,教师一提问头就缩在桌子底下,都能钻到裤裆里去。”

老余也嘿嘿地笑了,说:“那时候真不行了,想学也学不会。考试全靠抄。”

提到抄,世光忽然兴奋起来,大声说:“你说抄我想起来了,倪劲松考试才会捣来。他考试头天托熟人带他去给监考老师送礼,让老师到时候通融一下。第二天他跟倪辉两人去晚了个老个子了,教室里还剩两个位。一个靠墙,一个就是讲桌。监考老师跟他不熟,头天晚上有点黑,可能没看清,他清早去的时候又戴了个帽子,把倪辉当他了。让他去讲桌,让倪辉到墙角去坐——倪辉还不好意思去做。倪劲松当时一愣,心想托人说过了呀。讲桌又暴露,离别人又远,这可怎么办?这一急汗就出来,摘了帽子去擦汗。监考老师一看他的秃头,马上反应过来。又改口说让他坐那,倪辉去讲桌坐。”

老余和焕禄听得大笑。若虚忽然对函授失去了兴趣,没有了兴奋感。刚才觉得这种说笑是人生的快乐,可是现在又怀疑这是不是在浪费生命呢?反正日子就是这样过的,时间永不休止,也永不停留,无论是浪费生命也罢,还是享受人生快乐也罢,反正它总是要过去的,谁也挡不住。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