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18C  

2008-01-28 22:10:18|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虚向来只是冬天里在家门口的澡堂里洗巴自己泥做的躯体。大澡堂里什么味都有,身上的汗酸味,尿骚味,还有鞋袜的臭味混合在一起,被热气熏蒸在房间内,难闻到可以让人窒息。水池边黑乎乎、油腻腻,可以刮下半吨的肥料来。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愿去洗澡的。但在这样的环境里,人却放得很开,从身上搓下面条一样的灰诟来,却也成就感十足。今天第一次到贵宾间里洗澡,显得有些不知道所措,有点脏乞丐进入富家宽敞明亮又富丽堂皇的客厅的局促感。好在单宗在前面做好了一切,他照着做并付钱就行了。门票倒是不太贵,一人二十块钱。司机留在了外面,掏了六十元买了三个带钥匙的牌子,另带一条毛巾,一次性的牙刷和刀片,还有一小包洗头膏。只是没想到要在门口的服务台前就要脱鞋,看着自己露了脚趾的袜子,窘迫异常,仿佛众人的眼光全落在自己的脚上。

贵宾间非常宽敞,且十分明亮,也格外整洁。一边是圆形的澡池,一边是桑拿间,还有一溜刮胡修脸的大理台和凳子。人并不多,除他们三个,还有四五个人,看来也是一起来的,几个人正赤条条地有说有笑,修着面或涮着牙。澡池里的热气逼迫得肚子里的酒气和腐肉直冲起来,难受得很。朱校长没泡五分钟就上来了,叫他们一起去蒸桑拿,说是出出汗,酒气也会跟着出来。从桑拿房间出来,头脑果然清爽了许多。

洗完澡,服务生递上来一套一次性内衣,薄薄的,轻得如同皇帝的新衣。若虚怀疑这一次性的内衣是纸做的,但感觉很舒服,宽大的内衣解放了肌肤所有的束缚,连小弟弟都获得了自由。看来朱校长跟单宗对这都很熟,穿好衣服,两人径直把若虚带到了休息大厅。大厅里昏暗而幽静,乍一进去什么都看不清。正对门的大屏幕的光线映照出两个游荡的长发鬼影。定下睛,若虚才看清楚屏幕上正播放喇叭匠子用方言自编自演的语言粗俗的闹剧——农村人称为“骂大会”的又说又唱的小品。制作人很有头脑,把它们做成VCD。这东西这两年在农村挺流行,老头老太们都挺喜欢,VCD也到处播放着,有时公共汽车上也播这东西供行人消遣。刚才看到的鬼影也不是鬼,而是两个衣着暴露的妙龄女子。看到他们进来躺下,正从别人的卧踏上站起来,朝他们走来。

两人一个坐在单宗身旁,一个坐在若虚旁边,把最里面的朱校长摞在了一边。看来小姐也是挑客人的,但她们忽略了年长的才更有可能有钱或地位更高。不过也难说,也许年轻人更容易冲动,她们应该有这样的经验吧?若虚边想边去打量这女子,一身暗红的超短吊带裙,大眼朱唇,并不难看。女子坐下后,一只手搭在若虚的胸脯上,柔声道:“先生,按摩吗?包你舒服。”若虚笑道:“看来生意不太好啊?”“什么生意不生意,男女相处讲的是一个情字。我第一眼看到先生就喜欢上了,先生好英武呕!”若虚长这么大,被人暗恋过,但年轻女子直接对他说喜欢还是第一次,听得心头一热。转念一想,这女子一天不知道要说多少次这样的话,又感到恶心。对那女子调侃道:“我也喜欢你,可惜哥哥兜里没钱啊!”“怎么会?一看哥哥就是年轻有为的大老板。你这样的小伙最讨女人喜欢了!”嘴里说着,手里也不老实,从若虚的胸脯一直抚摸到小腹,最后竟到了下身。若虚的小弟弟不争气地起了物理变化,倔强地要抬起头来。一把拿开那女子的手,指着里面的朱校长,用命令的口气道:“那是我们老板,伺候好他就行了。”女子很听话地过去了。没聊上几句,朱校长起身跟那女子去了,单宗也随另一个女子跟了去。若虚自己留下来不住安抚小弟弟不肯平抚的心。

等他们等得口渴,若虚到一边的小卖部,想买三瓶绿茶。靠!一瓶要十块钱,犹豫了一下,转身回去了。他们俩人二十分钟后从里面出来了,朱校长说该回去了。到门口再结帐,搓背加按摩一百三十五块钱。看来按摩的钱并没有想象的贵,偷偷瞟一眼帐单,一人六十块钱。今晚吃饭三百八,车费一百,花得若虚心疼,像是被割了肉。

回来的路上,朱校长以师长的身份告诫若虚道:“生意可以做,但只能作为副业来做,工作才是主业,可不能丢松啊。毕竟做生意不稳定,如果工作丢了,你损失就大了。工资也快正常了。”

若虚聆听教诲,说:“我会的。店里的活都是请别人干的,我又找了我堂弟帮忙,工作基本上没耽误。您就放心吧!”

“那就好。我看你做的展板不错,挺美观的。学校的各种规章制度都老旧了,你也都帮着换了吧!”

“好!”若虚心里一阵狂喜。

单宗在一旁道:“那些手写的规章真是落后了,跟新装修的房子全不相配。如果全换上电脑刻印的,再加上铝合金框,那肯定整洁得不得了。”

朱校长道:“单宗,这事就你看着办吧,帮若虚指点一下。”

单宗说会的。

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但若虚却兴奋得全无睡意,折腾到一点多才睡着。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