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染堂艺术网

http://www.shirantang.com/

 
 
 

日志

 
 
关于我

绮罗散尽人独立,繁华开过春自空。也曾粪土万户侯,也见离人千行泪。笙歌唱罢,只剩冷眼一双,坐看潮起潮落,云来云散。 现隐居于www.shirantang.com

(春言空语)那一年的流水18B  

2008-01-28 00:08:20|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五若虚租了辆桑塔那,定好了时间。放学后就匆匆忙忙地赶回来,已经到了暮色四合的时候,车主已经在等了。又给单宗打电话,单宗说已经安排好了,十分钟后就到。若虚想让宝林也一起去,因为熟人多了,彼此不生分,场面也热闹些。拔了宝林的电话,关机了。虽然离派出所也就几十米的距离,但怕让朱校长等。又想人多了朱校长未必会喜欢,也就罢了。

朱校长跟单宗没用十分钟就到了。看到若虚叫了辆车,朱校长道:“若虚你这是干什么?在我们乡上随便吃点就行了,干嘛还搞这么复杂?”若虚道:“请老师当然要隆重些喽。我们到市里转一圈,就算是看看夜景,放松一下心情。一个星期下来也够累的。”朱校长仍然在客气,“不去!不去!在我们这随便吃点就行。瞎花那干什么?工资都好几个月没发了,你也不会很有钱吧?”单宗道:“这是若虚的一片心意,就别推辞了。”两人连拉带拽地把朱校长推进车内。单宗坐前面,若虚陪老师坐后面,半小时不到就进了市区。

若虚征求朱校长意见道:“朱老师,我们去哪?”朱校长道:“去老三房吧,那儿实惠,菜味也行。青年路上就有一家。”单宗也表示同意,说:“市里面正儿八经吃饭的地方也就是金筷子、大阿福这几家,虽然是大众消费,但是上档次。小白羊也不错。”朱校长道:“要说实惠,有味道,还是西贺的羊肉馆——我们已经过去了——没有门面,但每天门外都停满了小车。人家那一天就是一锅汤,多了就没有了。这传统从现在老板的爷爷那辈就传下来了。人多的时候,等半天还吃不上。”又补充了一句,“现在去,连锅底都得刮干净了。”这句话算不得幽默,若虚跟单宗还是笑了起来。单宗道:“这才真叫做生意,保质保量,砸不了牌子。我们也去过一次,等半天没等着坐位,又走了。”“生意这么好,为什么不开家连锁店呢?像小白羊、大阿福一样。”若虚现在正做着生意,自然会想到企业壮大发展的问题。“怕祖传密方外泄呗!”单宗自以为是的理解。朱校长则站在领导的角度点评道:“小农思想。他也没有那样的胆量和气魄,庄户人家,有这样的事业就算不错了。”说着,老三房到了。

四个人被领到二楼的包间里,服务员递上菜单。几个人推来搡去,最后还是东道主若虚来叫菜。朱校长交待说叫够吃就行了,不要太浪费。若虚说好,但知道朱老师爱吃肉,所以还是叫了八道菜。四个凉菜,外加四个大烧。一道荷叶狗肉,一道油闷海虾,一道清蒸鲈鱼,还有一道清淡的清汤萝卜羹。叫完菜以后,又换了个服务员,打扮跟前一位穿制服的不同,一身红底金花的旗袍,一张坦白可亲的脸,并无太多修饰。脑后留着一个束花的发簪,典型的东方古美人的形象,婷婷袅袅立在那,问要什么酒。朱校长见这位服务员还比较养眼,笑迷迷地问她都有什么酒。服务员道:“请问各位是喝白的还是喝啤的?白酒我们这有五粮春、汾酒、还有沱牌,这三样厂价直销。想喝其他的也成,中国名酒我们基本上全有。啤酒我们专供金银江中。”若虚听得心虚,菜已经叫了不少,喝她介绍的哪种都抵得上菜钱。这妞可真够狠的,刚大厅里喝普通江中的多的是,为什么不给我们介绍?但也只好咬破腮帮把血向肚里咽。朱校长道:“小朋友,你业务很熟练嘛。”“谢谢,如果酒都报不清的话,我也不用干了。”女孩客气而不失气度。朱校长扫视他们三个,征求他们的意见。若虚说听他的,单宗也说随意。司机说他什么酒都不沾,随他们。最后,朱校长拿主意道:“天气冷了,我们喝点白的吧。三个人两瓶五粮春,多了不喝。也省钱,金江中卖十五块一瓶,咱三个一箱肯定不够。再给司机拿瓶饮料。”

酒菜一齐上来,服务员先倒茶后倒酒。半杯五粮春下肚,朱校长向站在一旁的服务员道:“小朋友,你也坐吧。一起喝两杯,你站着,我们怎么好意思吃呢?”

女孩微笑了一下,说:“这是我的工作。您慢慢用,需要什么服务尽管说。”

单宗道在对面冲她招手道:“坐下再说。朱老板让你坐下,就是你的服务项目。”

女孩又微笑道:“对不起,先生,我们店规定服务员是不能陪客人喝酒的。”

“那是你们经理怕客人说服务员也跟着吃了饭,不好结帐。呵呵,坐下来没事。”朱校长跟服务员开起了玩笑,但服务员还是微笑着拒绝了。

单宗道:“你不坐回头我投诉你服务态度不好啊!现在就把你们经理叫来。”

女孩稍稍皱了下眉,无奈道:“好吧。我可以坐下,但绝不能喝酒。”“坐下就好,坐下就好!”朱校长笑着为她把身旁的椅子拉开。又说,“不喝酒给你倒杯饮料吧?”并不顾服务员的反对亲自拿瓶倒了杯饮料递到她面前。女孩只好接了下来,并没有立刻去喝,放在桌上后又把手放到自己大腿上。朱校长道:“我们来猜迷祝兴如何?我说一个谜语,你来猜,如果猜中我喝半杯酒——举起手中的杯子,示意一下有多少——如果你猜不出来,那你就喝一杯饮料如何?”

女孩欣然答应,说:“好,那你就出题吧。”

“听好了啊——你说奇怪不奇怪,没有骨头它能站起来。打一人体器官。”

题目一出,单宗跟司机笑得几乎要把嘴里的菜喷出来。若虚也笑着摇了摇头,心想:什么样的女孩被他们调不坏啊?又抬眼看那女孩的反应。服务员的脸由白变红,本来微笑的脸一下疆在那里,愤然起身道:“对不起先生,我不开这种玩笑。如果您需要,我可以给你去叫!”说着,转身要走。

朱校长赶紧挽留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向小朋友道歉!我们不要叫别人,你服务就很好。玩笑我不开了。这些笑话都是导游教的。我以为没什么,再也不开了啊!”看女孩子勉强又坐下来,找话题说,“看样子小朋友刚参加工作吧?”

女孩道:“是的。我只负责推销酒,传菜和帮客人倒酒。其他的事我不会做。”

朱校长又连连抚慰道:“刚才的事对不起。你们工作也挺辛苦的,让你坐下主要还是想让你放松一下。这样吧,随便聊聊吧,你说,我们听着。”

女孩恢复了常态,又挂着她惯有的招牌微笑道:“其实你们放松了我才算真的放松。为你们服务,你们满意我才能放松啊。”

几个人都表示赞同,单宗更是恭维她很有敬业精神。又说,任何职业如果都把它当作事业来作,都会做出成就的。

服务员没有理会他的话,调转话题道:“我给大家讲笑话吧?讲一个,大家喝半杯如何?”朱校长表示同意,单宗和若虚也跟着说好。女孩顿了一下,先没说笑话,问他们道:“如果你们发现菜里有一只苍蝇,你们会怎么办?”

朱校长道:“我们都是庄户人,见的苍蝇多了。很正常,用勺子舀出去就是了。”

女孩又问单宗道:“你怎么看?”

单宗道:“是你们店里的苍蝇吗?那我得叫你经理陪钱,这是服务不周,侵犯消费者的权益。”

女孩笑而不答,又转头看若虚,让他再表态。若虚嘴里正含着菜,赶紧咽下去,说:“我没碰过这样的事,不好说。”

女孩并没有强迫他说个究竟,对众人道:“如果菜盘里出现了一只苍蝇,英国人会很绅士,会彬彬有礼地把服务员叫来,请他另换一盘;德国人很细心,会把苍蝇带回去,用放大镜查看苍蝇身上到底带了多少细菌,评估会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日本人会气势汹汹地叫来服务员,提出严正抗议,并要求赔偿。中国人会怎样呢?据说中国人会先把盘里的菜先吃完,留着苍蝇找老板要求免费。”四人皆笑,于是饮酒。

单宗在这笑话里俨然就是一个日本人,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也跟着讲了一个笑话,以冲淡别人对他刚才话的印象,说:“我这也有一个笑话,跟你这个差不多,可能两个是变通过来的。这个讲的是四个人丢钱,说英国人很绅士,发现丢钱以后耸耸肩就过去了;德国人很精细,得拿着放大镜来回地找好几遍;日本人比较小气,来回找几遍以后,还得贴一路的寻物启事。中国人呢?中国人也会来回找好几遍,找不到后就会跳起脚骂两句:哪个龟孙拾了我的钱,拿去买药吃吧!”又是一阵哄笑。

朱校长跟着道:“我们中国人的素质还真成问题。”接着也例举了好几个关于中国人素质不高的事例加以说明。

服务员见若虚发言并不多,对他道:“你也讲一个吧。你讲一个,我让朱老板喝杯酒。”

若虚道:“好,我讲一个关于喝酒的笑话——你一定要让我们朱老板喝下去。说有三只耗子,一只法国耗子,一只英耗子,还有一只中国耗子,下班后没事,三只耗子都到酒吧里去喝酒。法国耗子跟英国耗子喝完酒以后,都回家找浪漫去了。中国耗子喝多了以后,不回家,手里拿了半块砖头,到处嚷嚷,问猫呢,我丫一砖拍死他!”笑话讲完,效果很好,于是要朱校长喝酒。朱校长说太多,一下喝不了。最后,服务员、若虚跟单宗三人端了三轮才把一杯酒喝下去。

两瓶五粮春并没有喝完,菜也没有吃完,若虚真想打包带回去,又不好意思,随它去了。出了老三房,单宗又提议去洗澡。朱校长说别在市里洗了,搓个背乡下要两块钱,妈的市里就得十块。太贵了,还没乡下搓得认真。最后,三人决定去贾富镇,那儿是城乡结合镇,既有都市的服务,又有乡村的价格。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